回 上層

我只能說這幾年的李家同給我的感覺越來越不像當年寫出讓高牆倒下吧時候的李家同。更不像九二一時那個關心學生,支持學生撤離無可厚非的李家同。

李的文章過去是在好故事中傳達深意,現在越來越像是那種赤裸裸的說教,反而喪失了一個好故事讓人反覆回味思辯反省的深度,變得為道造文,道溢乎文。

以前的李家同在演講中笑談人生的難以捉摸,沒有正確答案,如今他卻越來越一副知道什麼是正確答案的樣子。不幸的是,當一個知識份子開始"知道"答案是什麼的時候,通常也就是他墮落的開始,因為他已經開始懶得思考懶得反省懶得與自己辯論。

回到這個新聞,印度的猴子反映了很多層次的社會現象(註),我不認為李家同有權力壟斷對於這個現象的解釋權,把這個問題壓縮成 "這是貧窮現象,不准笑”這麼簡單。猴子吃得比人好所代表的多層意義就先不說了;"笑" 所代表的啟只是輕浮隨便?笑是面對荒謬,矛盾的自然反應,也是面對這種種荒謬進行反思的第一步。人類透過喜劇,荒謬劇來傳達深義的源流可以世紀計算,中國 的史記中都還要來個滑稽列傳,最近老是打著拯救中文大旗的李家同又如何看不起笑呢?

更不用說,當他罵 “「台灣的大學生不會抗議」,台灣大學生不關心國際大事以及人類面臨的問題苤A卻又同時不讓人家在他的演講種發笑,這件事本身就是矛盾可笑至極了。

此事另一個諷刺可笑之處當然就是現場的學生還真的應驗了李家同的描述。被罵一下就嚇傻了,乖乖開始自我批判,其乖順簡直就像是共產黨的自我批鬥了嘛。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本 著作係採用 創 用 CC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相同方式分享 2.5 台灣 授權條款授權。

以下為聯合報訊:

談貧窮、學生笑 李家同氣得中斷演講

2008/01/29

暨南大學教授李家同昨天向全國菁英高中生專題演講,談到印度窮人向猴子要食物吃時,現場一陣笑聲,他氣得說:「我不是小丑,不是來愉悅大家,我們國家總要有人告訴年輕人嚴肅的事,看見世界真相,不是只在台上唱歌跳舞。」一度欲中斷演說。

一名女學生當場道歉說:「李教授我為我們的無厘頭感到抱歉。」嘉義女中校長陳怡君也為學生解圍說,這一段已是很好的機會教育,希望為學生繼續演講;李家同才繼續。

「TTSA高中校際聯盟資訊研習營」昨天起一連三天在國立嘉義女中舉行,包括政大附中、師大附中、高雄中學、新竹女中等十二所高中派出一百多名菁英學生參加,下午邀請IBM公司總經理童至祥、李家同等名人演講。

李家同以「人類面臨的重大問題」為主題演講,指出人類面臨道德日漸淪喪、巨大仇恨、貧富不均等九大問題;我們國家貪汙嚴重,數千年來如一日,再如印度,是不折不扣的民主國家,但印度老百姓卻生活在悲慘之中,「印度的政黨輪替,其實就是輪流貪汙」;這時台下傳出笑聲。

他接著說,印度去年獨立六十年,他有一名學生在印度看到成年人在垃圾堆中找食物,還有人看到廟裡猴子有很多食物吃,竟向猴子要東西吃。此語一出,現場又一陣笑聲,引起他不悅。

「不要對悲慘的事笑得那麼開心,難道你們認為是可笑的事,認為不值得談嗎?」「叫我怎麼講下去,是誰請我來的,是否找錯人?」

李家同說,在美國若有世界銀行、國際貨幣組織要開會,華盛頓等大學會關門,大學生會成群跑去向這兩個單位抗議,因為他們認為人類貧困是這兩個組織造成;多年前在網路上看到一個外國媒體反諷說,這些會議到台灣開一定沒問題,「因為台灣的大學生不會抗議」。

「這是在嘲笑你們」,他說,台灣大學生不關心國際大事,以及人類面臨的問題,我們的高知識分子只懂得享受,台灣企業被掏空的例子越來越多、天然資源消耗、軍備競賽、環境汙染等議題都值得重視。

註:引述聯合新聞網未具名網友的回應:

李前校長鬧笑話了
"和猴子要東西吃"不是因為貧窮
而是印度教的儀式,和我們去求香灰差不多意思
取來的食物是求平安的
因為猴子是印度教中的神猴哈奴曼之象徵

老實說,如果我在會場聽到這種論調,我也會笑

如果李前校長期待學生有批判精神,就該有雅量去接受學生的笑聲
而不是板起教師的身分'教訓'後輩, 就是這種'教訓'的態度,讓台灣學生沒有勇氣去挑戰權威和既有的價值.

反全球化和貧窮問題是何等大的議題, 豈是一場演講可以道盡?

引述另一位網友 peer 的回應:

標題:樓下的不要亂扯
>"和猴子要東西吃"不是因為貧窮
>而是印度教的儀式,和我們去求香灰差不多意思
>取來的食物是求平安的
本來是一種儀式,但因為社會太貧困了,所以窮人都
藉著被祝福的名義(不過也超需要被上天眷顧的啦)
去跟猴子要食物!!!

就像臺灣窮人去學校要營養午餐的剩菜,不知情的路人還跳出來說,臺灣民眾真環保又節儉惜福,都去學校回收吃剩的午餐來使用,不是因為貧窮...

所以說樓下的不要亂扯!

另,啥麼叫做沒有用小故事來包裝,直接說教,就是道溢於文...
樓下另一位也不要亂扯,如同李伯伯說的,
我不是來娛樂你們的...
當社會亂象失控時,你還要用一堆糖衣掩飾嗎!
要聽小故事你去買蠟筆小新吧...

李伯伯!加油!有識之士謝謝您!希望普羅大眾也感受的到!

以下是我的信件回應:

我可不是說直接的說教就是道溢於文,要用小故事包裝才好

如果你看過李家同早期的作品就知道,雖然他也是透過故事傳達道理

但是那些故事本身也是好故事,有深度,讓人思考,即使傳達道理,也不是給你一個簡單的正確答案,而是讓你反省,讓你與自己辯論,讓你想要更了解這個問題。

以前的李家同告訴學生人生的難以掌握,未必有什麼正確的方向,要多多探索。當九二一地震發生的時候,他關心學生的安全,體諒學生的驚恐,支持學生撤離,支持大學在他地臨時復校。在各界站在道德制高點批評他放任學生"不愛鄉土"的時候還是有著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魄。

但是他這幾年的言行呢?

好像成了道德,文化的宗師,簡直就像是當年以自以為是的道德理由羞辱他的那些人一樣的嘴臉。李家同寫的故事也變了,他現在的那些東西才是所謂 "用小故事來包裝大道理",而不是過去的 "用好故事來讓你思考大道理"。若真是直接說教也就罷了,說教就說教嘛。可他還硬要弄些生硬敷淺,不但不能激起思考的波浪,反而是經不起一點細細思考分析的彆腳故事來包裝他的說教。

更不用說面對荒謬的現實,笑經常是引起反省思索的第一步,當學生對他所描述的事實發笑了,就表示他們已經注意到了此狀況的荒謬性。這難道不是很好的第一步嗎?從此引起了興趣,再深一步去探索這背後的社會文化經濟信仰面向,難道不好嘛?就好像李家同說這是因為貧窮,網上又有人說這是信仰,你又說這是貧窮導借信仰知名,另外更可以延伸到印度種姓制度至今日引起的各種社會衝突,這都是一個"笑"所能帶來的深度思考,李家同為何要發怒?為何認為自己有權利把這個問題的深度壓縮成 "這就是貧窮問題" 如此扁平?更不用說,真要說貧窮,他懂這貧窮背後複雜的經濟社會政治背景以及對抗貧窮所需的各種經濟社會政治手段嘛?

當他罵 "「台灣的大學生不會抗議」,台灣大學生不關心國際大事以及人類面臨的問題苤A卻又同時不讓人家在他的演講種發笑,硬要聽眾接受他的思考,這件事本身就是矛盾可笑至極了。

此事另一個諷刺可笑之處當然就是現場的學生還真的應驗了李家同的描述。被罵一下就嚇傻了,乖乖開始自我批判,其乖順簡直就像是共產黨批鬥大會中的自我批鬥了。

面對這一切,我也只能笑了

回 上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