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上頁

第九章 Interviews and Auditions 面談與測試會

談到黑暗時代的法師,必須記住的是,儘管名稱是如此,這是一段發現與啟迪的時代。魔法的境界被英勇的,不遵循傳統教條或界線或平衡或限制的方式思考的個人 所推展。再此時咒語第一次被從不曾想到其作為的全部潛力的巫師所施展。或者,以同樣的象徵來說[by the same token],全部後果。

--亞寇爾 阿基夫學者

守衛摸索著關上啾太身後的大門,摸索著將門栓猛然拴上,同時吼著叫其他僕役來。過來的一個是個矮胖,穿著管家服裝的人,他護送啾太走下大廳。啾太把 他的提燈留給大門守衛並補充說如果守衛經常眨眼,他的視力會恢復得比較快。守衛為了他提供的訊息而向他道謝,同時猛烈地拍動著自己的眼皮。

大廳本身寬廣而豪華。那艘在啾太腳下沈沒的船可以輕鬆地符合門廳的尺寸,而它的椲桿還擦不到天花板。地板是大理石質並鋪有華麗設計的厚地毯。啾太看著它們,想起了這種織法的名稱──法拉吉[Fallaji]。這些是法拉吉毯,雖然法拉吉已經消失數百年了。

牆上掛著富麗、深色的天鵝絨布幔。偶爾它們會在碰到連接出入口的地方分開,或者是──同樣頻繁地──在掛著龐大肖像畫的地方。

啾太注意到大門守衛與矮胖的僕役都戴著項圈──在喉頭有小開口的金屬頸圈。大門守衛的項鍊兩端是圓球狀,而管家的則是狼頭,越過他粗大的頸子橫目互瞪。兩者都是用顏色暗沉的金屬製作,且都有用一種銀色材質織成的常見蜘蛛網花樣遍布其上。

僕役指示啾太在一張鋪著天鵝絨的的椅子上坐下,而且這位矮胖的紳士向他保證有人很快就會照顧他的需要。

在啾太的正對面有一幅畫──即便牆是如此的寬──陰森地逼近他。這是一幅啾太推測應該是城堡的居住者或甚至是一位高貴先祖的全身畫像。圖畫中的身影 穿著深色的絲質襯衫與深色長褲。他在帶有大型水晶質鈕扣的襯衫外穿著金色錦緞背心作為裝飾。他一手拿著一頂寬邊且飾有金羽毛的帽子,而他的手停在一把細劍 的劍柄上。

肖像的臉沉著而自信。這個人有著深色頭髮,只在鬢角處夾雜著幾條灰髮,以及稀疏的小鬍子架構出一張堅毅不屈的嘴。他的右耳帶著一個有珠寶的cuff,左耳在畫像中看不到,在他的右手食指則戴著一個巨大的紅寶石戒指。

這肖像的眼睛特別引人注目──它們看起來似乎直望向人的靈魂深處。它們很像戴爾芬總主教的眼睛,這使得啾太非常的不安。

啾太專注地瞪著這幅肖像畫以致於他沒有注意到自己已經不再是獨自一人。直到一陣笑聲才將他拉回現實。

“這會是新來的弟子嗎?”一個人的聲音說。

“或者是新來的僕人?”,另一個男性聲音說。“他們剛到這裡的時候實在很難分辨。一直到他們受領圈為止。”

“這兩種人我們都已經很久沒有碰到了,”第一個聲音說。“不管是學生或僕人。”

他們總共有三個,兩男一女。男人的穿著風格與肖像中的類似──長褲、襯衫、背心。一個全身都穿成紅色,一直到靴子都是。另一個男性則是綠色,不過他還穿了一件飾有各種神秘符號的紫色背心。第二個男性比那個男管家還胖,顯然他的紫色背心並非時時都扣上的。

相比之下,那個女性簡直就像是隻孔雀。他的禮服聚集了當光線從上面反射出來時顯得光芒四射的藍與綠色絲綢。禮服的前方開叉,皺摺飾邊從上傾洩而出, 和類似的從她的臀部後方的下擺互相輝映。他的膚色黝黑,呈現咖啡的顏色。他的頭髮是黑色夾灰(frosted),盤在頭上,用眾多的梳子與對啾太而言看來 像是一些實用的武器的東西固定。

啾太注意到他們都沒有佩帶項圈。

那個女人傾身向前靠近啾太,香氣襲來使他覺得一陣飄飄然。“這樣的話,告訴我,孩子。虷o以一種流動的,有著奇異音調的軟語呢噥說,“你是Inn還是Jinn?

啾太因為麝香的強烈氣味而眼淚盈眶。“對不起,我...?

胖子笑了出來,而他那紅色的夥伴說,“我們的朋友德露希拉喜歡與她繼承的沙漠保持一些關聯。她想知道你是凡人還是法師。

揪太眨著眼,試圖讓香味散去。“或許兩者都是吧。訇紫菪L防禦性地補充,“我可以施展咒語。

“我們都可以,小朋友,衪D子說,同時拍著他的夥伴的背。“看吧,我就說!剛從內地來的新人,帶著對力量的夢想與魔法技能 的微光,而且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對待這兩者。這麼說吧,小子,苭L拍著自己鼓漲的肚皮,轉身面對啾太,“你很快就會知道你是不是能達到我們的要 求並且加入法師秘議所。

啾太稍稍偏著頭說,“要求?你說的是怎樣的要求?

“的確,路肯吾友,苳@個新加入的,充滿力量的聲音從胖子身後傳來,“你說的是什麼要求?

胖子對這話語的聲音感到驚訝而動作僵硬起來,並且立刻往一側迴避。德露希拉與紅衣男子則已經同樣地退下,顯露出他們中間新加入的發言人。

新加入的是一個有著薄薄地修剪整齊的鬍鬚的矮壯結實的男人。他的髮線後退而露出寬廣的,起皺紋的額頭。他的穿著很簡單,皮綁腿,白色波浪紋襯衫,完全無法隱藏他手腳的肌肉。他沒有佩帶珠寶。啾太注意到他也沒有佩帶項圈。

揪太也注意到這位新來者的眼睛。它們是藍色的而且銳利有如匕首,鎖定著那個胖子,路肯,現正急忙吐出一串結結巴巴而冗長的道歉。

“我只是開玩笑的,巴爾吾友。邽籅硈怮嶉j強擠出這句話。

“當然,虼滬茈s做巴爾的人短促直接地回答,“我想也是,路肯吾友,你不會笨到與任何外人分享秘密。苳睆落癡S有看相路肯,反而像是在對啾太說。啾太覺得他像是正在打量一頭母牛的屠夫,但仍然鎮靜地回望這個新來者的凝視眼光。

對路肯而言,他立刻變得慘白,血液完全離開了他的頭而流向身體的另一端。“當然了,巴爾吾友,苭L喘著氣說。“我沒有笨到隨便分享秘密。

“你有其他事情要忙嗎?苳睆葦媊釣魽C

路肯的表情放鬆下來。“當然!怎麼不呢,我的確有其他事情要忙!您如果允許,巴爾吾友,我打算回去繼續處理,立刻!

巴爾微微點頭,路肯朋友已經立刻退到廊下。就像一艘被看不見的風帶著走的大船,將德露希拉朋友與穿著紅衣服的朋友拋在其航跡後面[in his wake]。

啾太看著那個穿著紫色與綠色的大個頭退下,然後望向那個被其他人稱作巴爾的人。這矮壯的男人正打量著他,不過已經不是那種“屠夫估量肉片衁漪搌k。

啾太說,“我很抱歉,如果我的到來造成任何打擾。

巴爾稍稍轉身說,“來吧,我們改到一個比較安靜的書房說話。

巴爾越過啾太,這年輕人便起身跟在後面。鳩太注意到他比巴爾高--的確,路肯跟其他人都比這個身型精壯,穿著簡單的人要來得高。但是巴爾自己散發出的自信與力量之光芒使他看來比實際上高了許多許多。

他們又經過好幾扇門與畫像,大多數都留著小鬍子,是像大廳的那個人一樣。從一扇門後傳來音樂與笑聲,但巴爾並沒有慢下腳步。他最後來到一扇一角有著銀色符文的小門前面。他碰了那個銀色符文一下,然後打開了那扇門。

“進來,苭L說,“讓你自己舒服一點。

這房間裡有個廚櫃,一張大桌子還有兩把椅子。一把椅子位在桌子後面。另一把小而簡單得多,則被放在一邊。啾太選了那把小椅子同時巴爾則走向廚櫃。他取出一卷羊皮紙,一瓶黑色墨水,一支鵝毛筆,還有一個看似甲蟲的東西。他坐在桌子後的大椅子上,把這四件東西都放在面前。

“梢等一下,然後我們就開始,苳睆蜓﹛C他把甲蟲的背部打開,把墨水倒入。接著他把羽毛插入甲蟲的雙顎間,雙鉗便將之夾住,把筆固定它們之間。然後他把仍然叼著筆的甲蟲放在羊皮紙的左上角。

“與一個有潛力成為高手者的面談,苳睆蜓﹛A稍稍往後靠著椅子。“巴爾,密議所神器師之報告。

正在他說話的當兒,甲蟲在羊皮紙上移動起來深深地刻進表面並將墨水填入刻出的線條中。結果便是極小而極清晰的印刷文字。

巴爾也提到了日期與時間,但啾太都在看筆。一直到巴爾說了些什麼,而啾太透過顛倒的文字讀出“那麼,你的全名叫什麼?苳妙氶A他才了解巴爾問了他一個問題。

“呃,啾太,虷~輕人說,“基瓦省的啾太。

當他說話時,甲蟲移向新的一行並忠於職守地寫下他的話,包括中間的停頓。

“別擔心紀錄聖甲蟲,苳睆蜓﹛C“它會記下一切,或至少試圖如此。對一個重感冒的人使用它,它就會產生出各式各樣有趣的拼字。

啾太看著這個結實的人,只能點頭。巴爾露出一種淺淺的,忍耐似的微笑。

“你為什麼在這裡?苭L說。

“嘎?迣謅蚖﹛A注意到這也被紀錄下來了。他深吸一口氣然後說,“抱歉?

“你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苳睆葉娃い魽A並伴隨著一種對這樣的討論已經習以為常的人的耐性。

“我來……苭L想起破布男與緘默的警告。“我覺得我需要在這。這裡的魔法很強烈,苭L補充到,認為這模糊到可以算是實話。“這樣感覺很

“那你怎麼來的?

“走前門,迣謅蚖

“在那之前,苳睆蜓﹛A水平地搖著手畫出圓形的軌跡以指示啾太把時間網回捲一點。

“我……迣謅茞q想巴爾知道多少。“我晃到一個山洞裡。我所知道的下一件事就是身在這裡。

“你以前用過這種避難道[haven]嗎?迮硃磢漕k人說。

“避難道?迣謅蚖﹛C

“那個山洞,苳睆蜓﹛C“我們用它們進行長距離的移動。

我們用它們,啾太想。但他卻說,“我不知道它的作用。

“那你在安全道--那個山洞裡有做什麼嗎?

啾太回想起與黑暗守護者的短暫戰鬥,“我睡著了。就這樣而已。

巴爾一聲不吭,看著啾太同時捻著自己的鬍子。他並沒有像是戴爾芬總主教那樣的尖銳注視。取而代之地,啾太有一種感覺,這個小個子的男人正試著將他一次看透,一次從所有方向看清他。實在說起來,這比總主教的注視更令人失措。

“我很抱歉,迣謅蚢L了一會兒說。

巴爾向前傾身。“不需要道歉。你有魔法嗎?

“我身上?迣謅蚖﹛A“沒有。我有一面鏡子或許有魔法,但是我……把它弄丟了。苭L看著顛倒著寫字的甲蟲,注意到它隨著他而暫停下來。

“我的意思是,你有施咒語的能力嗎?苳睆蜓﹛A他的眉毛稍稍皺了起來。

“噢,迣謅蚖﹛A“是的,我想應該是。白魔法力,可以這麼說。我可以製作具有療效的藥水以及產生光線。

“門口的艾力克斯的確如此像我作證言,苳睆蜓﹛A那一抹淺淺的微笑又回來了。“順便告訴你,他大部分的視力都回復了。

啾太不太確定自己該說什麼作為回應。“這樣很好,衧O他最後的決定。

“的確,苳睆蜓﹛C“所以你是一名白魔法師?

“是的,迣謅蚖﹛C

“那你的導師也是白魔法師嚕?

“不,迣謅蚖﹛A“紅的。我的意思是,我想他曾是紅魔法師。使用紅魔法力的那種。

“曾是?苳睆萼搳C

糾太深吸一口氣,好奇甲蟲會不會連這樣的停頓都紀錄下來。“他死了,苭L最後說。“教會......

“我們這裡相當了解堤爾教會,苳睆蜓﹛A苦著一張臉。“相當,真的。所以,你的導師死了?

“對,迣謅蚖﹛C

“你導師的名字是什麼?苳睆蜓﹛A同時微微抬了抬眼皮。

“渥斯卡,迣謅蚖﹛C“他的名字是渥司卡。

神器師巴爾什麼都沒說,只是緩緩搖著頭。這名字顯然對他毫無意義。“你認識其他任何可以證實你的能力的巫師嗎?

啾太一瞬間想到西瑪但什麼都沒說。他只搖著頭,然後補充說,“沒有,迣o為了方便甲蟲。

“有任和擅於魔藝的親屬嗎?苳睆蜓﹛A稍微抬起了頭。

“不算有。我有一個曾曾祖父,賈西爾。他應該是一個巫師。迣謅茯搢茪@副希望這有用的樣子。

巴爾再次緩緩搖頭。這個名字對神器師的意義似乎不比渥斯卡多多少。他說,“我想這個賈西爾也死了。

“我想是吧,迣謅茈H疲倦的聲音回答。

“有誰可能帶著關於你的能力的故事前來嗎?苳睆萼搳C

揪太搖頭。“教會裡可能有幾個人知道一些直得一題的事。

“不是我們能直接接觸的團體,苳睆萵a著陰鬱的笑容說。

甲蟲達到的頁底,期待地唧唧叫著。巴爾拿了另一張羊皮紙然後把甲蟲放上去。甲蟲耐心地等待著他的下一個字。

“為什麼?苭L問。

“為什麼?迣謅蚖﹛C

“為什麼?苳睆葉娃ヾC“你為什麼要來?你為什麼想來我們的法師秘議所學習?

啾太為之語塞。他知道他的話會被逐字檢視,於是停下來深吸一口氣。他為什麼在這?因為某個破布人型領他來的?因為他被教會追?因為西瑪跟渥斯卡跟他認識的所有其他人都死了?

啾太最後說,“因為我厭倦了。我厭倦於總是覺得冷。厭倦於被獵捕。厭倦於餓肚子。而且我想魔法可以改變這些事情。

*****

之後的對話涵蓋的是一些次要的問題--基瓦省是什麼樣子,他媽的[非粗口!]娘家姓氏這一類的。他們花了很多 時間在揪太與教會的相遇以及其對教會的看法,而且巴爾似乎對揪太對戴爾芬總主教的描述很滿意。啾太沒有提到那個破布人型,西瑪只是短暫帶過,而且沒有被描 述成一名施咒者。巴爾又添了一張羊皮紙,所以最後總共是三張,都印著細小而可閱讀的手寫字跡。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