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受患難, 是為叫你們得安慰

 
 

年少的時候不瞭解為甚麼失戀會成為某些青年人很了不起的痛苦, 我心想:再去找個可愛的人不就好了嗎? 何必為一個人如此煩惱, 同時比較年長的大人也都在言詞上奚落這種人或責備當事人沒出息, 使我更覺得因為失戀而痛苦甚至走上不歸之路是很懦弱愚蠢的行為, 然而隨著年歲的增長閱歷加增, 我個人也經過這種事, 才明白原來失戀是那麼難受, 因為那是種被人拒絕, 自尊心受傷害, 非常深刻的感覺, 也許當人處於物質比較缺乏三餐可能不繼的時候, 精神上受創的感覺可能比較容易被肉身的飢寒稀釋, 所以也難怪過去長輩對這類事的冷漠態度o

除了得不到對方的愛, 人生還有許許多多經歷, 會引起被人否定心靈創傷的感受, 而且似乎因年齡增長而加增o 最近聽一位和我一樣在大學任教的姊妹分享她生活的經驗, 她說學校剛開學, 走進講堂發現只有兩名學生選修她的課, 等了又等仍然沒有多幾個學生來, 這時心裡很難過, 有一種被拒絕的感覺, 這姊妹分享的雖然不是個令人愉快的事, 可是由於她的坦誠與勇氣, 使聽者都很受感動, 也鼓勵別人更敞開地分享一些失敗的經驗o 去年我也遭遇類似的情形, 來上我的課的只有三個學生, 其中兩名是我的指導研究生, 不得不修, 所以真正欣賞這門課自動來的只有一位, 當時我的心很不平衡, 滿腦子問號, “這樣值得嗎?” “我是不是在這裡浪費年日?” 在大學教書本是我年青時的志趣, 然而當我實現這個夢想以後, 卻常常自問是不是作了錯誤的選擇; 我遭遇許多的難處, 從論文的退稿, 申請研究經費受阻, 乃至升等的一再橫逆, 無一不體嘗遭人否定的苦杯o 回憶二十年前蒙神光照成為基督徒, 那時信主多少也因羨慕信徒所擁有的平安喜樂, 而確實初信之時也體驗了其中的甘甜滿足, 然而隨著信主時日的增長, 更多體驗的是勞苦愁煩, 與我印象裡帶領我信主的基督徒教授他們的平靜安穩完全兩樣; “難道我在什麼地方得了罪神?” 應該不是, 我雖然很不完全但在神面前可以坦然沒有太多自責, 我發現我在生活上為著家庭, 健康, 與職業種種的困擾掙扎並不因我對神的敬虔而減少; “那是不是我不適合走這條道路?” 為此我求神指引讓我得到環境清楚的印證, 甚至我刻意冷卻找我當指導教授的學生的熱忱, 鼓勵他們到同事那裡, 也希望我得不到研究經費好有藉口, 但是都沒成功o 常常我走在路上羨慕所見的販夫走卒甚至睡得好香甜的動物, 我如果能無憂無慮睡得那麼香甜即使卑微也何妨o

直到有一天我被一本書的內容所感動, 它是一個著名分子生物學者的自傳, 感動我的部分是他一生中最黯淡的時期, 當時讓我驚訝的是這位之後成為諾貝爾獎得者的人, 也曾因戰爭輟學及種種制度限制無法如願成為外科醫生, 而搞得無所適從, 年近三十仍不知自己要幹那一行是好, 失業了好一陣子; 在他的回憶錄裡 提到打算當個自由作家, 可是投出去十篇文章, 其中九篇被退回, 當我讀到這裡自己原有的愁苦卻得到舒解, 我發現別人跟我 一樣也曾受苦或也正在受苦, 陷在生活的泥沼困境之中; 苦難是普遍性的, 不分男女智愚; 我不瞭解為何同病能相憐, 只知它確實很有幫助o 所以如果沒有經歷失戀的人, 怎能體會其中的傷痛? 怎能給人有效的幫助? 苦難, 在這世上已經有太多的苦難, 也正不斷地發生著, 所以苦難是不是有更深的意義? 而不是我們直覺的一味負面?! 這位分子生物學者述說當時的落魄, 一定不會預知成為今天治我愁煩的良藥; 同樣我個人的失敗挫折, 怎知何時何處不會成為別人的幫助?

當我的同事實驗室發生駭人的情殺案, 有一次教會的禱告會特別為他禱告, 我在離開禱告會後心有感動打電話給他, 只簡單說一句聖經經文: 神使萬事互相效力教愛祂的人得益處; 當時我只是隨聖靈行事. 覺得上帝終必幫助他脫離困境, 現在這句話對我卻有新的意思, “教愛祂的人得益處”, 不一定是指當事人而已, 因為像情殺這種災難, 可能發生在任何角落, 可能發生在信或不信主的人身上, 神可以使發生在一個人的災難成為他人的安慰o

 

人心充滿籌畫, 唯上帝定人的腳步o 無人不希望平安得福, 但上帝是萬事萬物的主宰, 祂可以使人升高, 也可以使人降卑o 神的意念高過人的意念, 祂固然可以使邪惡的人遭受報應, 也可以使這等人為所欲為, 一生榮華富貴, 歲壽滿足才歸塵土o 記得有一次我去探訪一位病友, 他的太太說他們本來也是信主的, 但是後來覺得神對他們不公平就冷淡了; 我很同情他們, 但是人不要說在世上會有不公平遭遇, 在出生甚至懷胎的那一刻就已經不平等了, 我們究竟要為那件事埋怨神不公? 我們能理解的實在非常有限, 人常常用自己的想法要去限制神的作為o 不要只求平安萬事如意, 忽視了神清楚告誡我們應行之道, 就是神的國和祂的義, 以免落入魔鬼惡者的迷惑o 我有一位姑媽是非常虔誠的台灣民間信仰者, 我小時候常聽她去那裡那裡拜拜, 大概台灣的大廟小廟都拜透了, 我也聽說她的大兒子精神異常, 另外一個孩子喝農藥自盡, 然後又聽說一個領養的孫子從樓上窗戶掉落摔死, 可憐的姑媽雖時時刻刻祈求平安, 家庭卻很不平安, 她坎坷度過一生, 死前還因糖尿病眼瞎, 我姑媽是個不識字的農婦, 很值得同情, 但當我聽說有博士班碩士班的研究生實驗作的不順利是因為沒有拜拜, 有人作老鼠實驗須要犧牲動物, 也煞有其事地拜, 怕不順的事臨到, 真讓我啼笑皆非o 在我念高一的時候, 我家很不平安, 一個哥哥騎摩托車撞人, 另一個哥哥騎摩托車撞別人的鐵牛車自己受重傷, 父親經商生意又差, 真是愁雲慘霧, 這時就有一些親友建議, 祖墳不淨, 應該替死去的公嬤撿骨頭, 家父要我與他同去辦此事, 那時我還不是基督徒, 非常怕鬼, 又無法違抗父命, 只好跟著去, 不過在最可怕的一刻眼睛是閉著的o 為什麼要拜? 為什麼要替死去的親人撿骨頭? 根本的原因不外是懼怕, 或是為求自己或親人的好處o 以色列牧羊的先知彌迦講了一段最衷懇的話, 他說上帝是宇宙萬物的主人, 祂難道在乎人獻的祭物, 千千的公羊或萬萬的河油? 他說: “世人啊, 上帝已指示你何為善, 祂向你所要是什麼? 只要你行公義, 好憐憫, 存謙卑的心, 與你的神同行o” 甚麼是與神同行? 與神同行在鳥語花香的道路當然沒問題, 讚美主很容易, 但十字架的道路就很難說了, 除非我們堅定相信神是永不誤事, 而且滿有恩慈憐憫的上帝o

偶而我在愁苦之中, 也會想起去閱讀過去的日記, 我發現許多當時覺得不知如何勝過的難處, 都奇妙地度過了, 大都不是藉著奇蹟解脫, 而是在步履蹣跚中不知不覺地走過來; 甚至有些現在看來似乎是自尋煩惱, 十幾年前有一天我大概身體很不舒服, 就寫下自己可能不久人世稚子無怙唯有交託神看顧保守云云, 其實生命長短不在我怎麼想o 總之, 苦難事後, 藉著數算神的恩典, 也能成為當事人的良藥o

正如使徒保羅說的: 我們在一切患難中, 祂就安慰我們, 叫我們能用神所賜的安慰去安慰那遭各樣患難的人o 但願與我有類似難處的, 能因讀了這些文字候得安慰, 常常喜樂, 不斷的禱告, 凡事感謝上主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