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或得

 

                                               

 

「我忘了把過路票拿出來。」 內人在我們要開始家庭敬拜前突然幽幽地丟過來這麼一句話。

「哼啊! 妳是說高速公路的回數票都留在那部車上?」 我詢問道。前幾天我們租車到南投參加退修會;現在車子已經還給租車公司一兩天了, 內人才想起這件事。

 「嗯」內人有點愧疚地回應著,因為是她說要負責保管的。

 「那本(回數票)還有很多張, 幾乎是都沒用過的ㄋㄟ!」我說。隨著我自己的話語強調著,我的心也跟著陷在損失匪淺的懊惱中。以致雖然後來家庭敬拜依然進行,但是我的腦子卻仍徘徊在究竟丟了幾張回數票的估計上;事實上除了這一件事之外,這趟外出也發生在麵食攤吃東西, 竟然付了兩次帳的鮮事; 雖然損失都不算多,可是我心裡卻一直不寬恕自己或家人的粗心。 直到晚上入睡前躺在床上,想起前些日子家人在路上撿到兩百塊興奮的樣子, 使我想像當租車公司的人撿到我們遺忘在車上的回數票的情形,不是也會很興奮嗎?同樣,當麵食攤的人(三、四個幫手)互相談起,得知我們這些糊塗蛋付了兩次錢,不也可能蠻開心的嗎? 每一個人都需要得到一些激勵或安慰,讓他或她可以繼續往前邁進; 上帝不但眷顧我們這些不是很精明的人,也憐憫辛苦過活的人;為什麼只希望自己在路上撿到錢,卻不允許自己偶而疏忽讓口袋錢掉出來讓別人撿到? 想到這裡,我也就釋懷了。

幾天之後,我在整理房間。

「咦?怎麼有一袋東西在這邊?…… 啊!回數票在這裡! 原來我已經從車上拿出來了。」

「你怎麼忘了」

「對不起,我真的想不起來我什麼時候作了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