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烏鶖和燕子

正如我的父親, 我是屬於常戴著帽子的人, 我父親中年頭就禿了, 所以常戴帽子應該是可以理解, 我戴帽子則完全是心理因素。 有一天清晨, 這個如影隨形的心理因素不見了, 因為我出門了竟忘了戴帽子這回事, 優哉游哉地繞著清華校園享受森林浴, 直到禍從天降; 我在清華前前後後也十多年了, 這種事雖然偶有所聞, 但並不構成我的威脅, 因為我既不是「教育部官員」(), 當然也更不是故意惹麻煩討人厭的小孩; 所以當我因牠的特殊叫聲仰頭瞟牠一眼後, 突然頭上莫名其妙地被啄了一下, 我正愣在那裡思索到底發生什麼事時, 又被襲擊了一次, 這下把我弄明白了, 原來烏鶖攻擊人, 是不分好人壞人, 當不當官的; 「又來了! 我雙手本能地在頭頂上亂揮, Gosh! 還真兇呢」 我嘴巴罵歸罵, 心裡還是蠻佩服牠的本領; 看牠一下子飆過來, 然後又迅速地去升空而去, 動作俐落, 姿勢優美, 有如銀幕上所熟悉的戰鬥機空戰的樣子; 事實上烏鶖啄人並不見血, 但牠這種連續密集的突襲動作, 確實產生相當強的懾人效果。 這時迎面走來一位面孔姣好的女生發覺有狀況, 立刻手抱著頭匆匆地逃竄到宿舍; See, 漂亮的人也照樣會被刺的」 這時樹上傳出類似哈哈的鳥叫聲, 「小人!」從此烏鶖原有的形象就在我裡面走樣了。

有一次, 我在市民農園覺得好奇, 為什麼許多鳥在低空飛舞? 仔細觀察發現可能是燕子跟烏鶖在搶地盤。 數不清有多少隻的燕子像戰鬥機忽高忽低地飛來飛去, 而少數的幾隻烏鶖, 則一隻一隻被孤立在竹竿上, 忍受對手在周圍穿梭呼嘯, 完全不像我在清華園所看的囂張樣. 「哇! 團結, 團結就是力量!」我立即想到最近被人事糾紛所折磨的同仁; 燕子雖然個子比烏鶖小, 一對一也許比不過大烏鶖, 但鳥多勢眾, 烏鶖再厲害也打不贏這場戰。

回家的路上, 我一直在回憶著烏鶖很憋的樣子, 聖經上說的不錯, 上帝讓惡人也會遇到比他更惡的人來壓制他。

讓高牆倒下吧 (李家同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