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開光的面紗

西瓜還沒有剖開前,堶惇O甚麼顏色?

幾乎每個人都相信,街上水果攤所賣的成熟西瓜是紅色的。很多人都有這樣的經驗,而且小販也肯定的表示:「西瓜不紅,包退!」。所以無論你挑上那個西瓜,只要一剖,似乎得到了千古不愛的答案:『西瓜是紅色的!』但是有誰能告訴我:『西瓜還沒有剖開見光之前,堶惇O甚麼顏色?』

亮不亮沒關係!

有個夜晚,我曾獨自醒來。在懵懂之間,我可以感覺到自己在房間內的位置、姿勢。我也相信我曾熟悉臥室內的一切擺設,它們應仍在那堙A完好如昔。等我摸索到開關,並轉亮後,我發現它們果然鮮活亮麗的呈現在那兒,正印證了我剛才在黑暗中推測的一點也不錯。這個經驗確曾緊緊抓住我,令我沈思很長,一陣子:『到底熄燈前與熄燈後,這個世界有何差異?』

吃過豆芽或炒韭黃的人都很熟悉,一粒種子,只要澆上水,它就會開始發芽,並且向上生莖,向下長根,但是同樣的種子一顆栽在光中,另一顆栽在暗室內,它們的命運就會有所不同。凡是栽在光照之下的種子,它的生長、分化都很正常。但是栽在暗室堛犖堣l,則成為一株白化的植物,待抽長到一定程度後,必會養份耗盡、枯竭而夭折。

一種特殊的酵素

生物學家相信,植物體內含有一種到目前為止尚未為人所了解的特殊酵素。它對光極為敏感,能將光的刺激轉變成為一種生物訊號,而扭開了生理機鍵,開始一連串的生長、分化、發育、開花、結果等生命現象。其中也誘發了葉綠素的合成。

葉綠素是植物體內吸收太陽能的重要物質:葉綠素所吸收的光能將水分解成為氧氣,供所有生物呼吸之用。同時,這也能作為固定二氧化碳成為人類等一切生物所賴以為生的食物。光顯然誘發了植物的生長,光也成為一切生物生命力的來源。

光支持了生命。光豐富了生命。光也是生命的前身。

光是生命的前身

但光如何支持生命?豐富生命?光如何是生命的前身?光的終極來源為何?光的特性為何?

身為從事生物學研究者,我相信生物界的現象在在反映造物主獨運的匠心。既然自然世界中的光成為一切生物生命的前身,支持了生命,豐富了生命,我相信地位遠勝過一切萬物的人類,他的生命堨眶M有一『真光』是為其前身:這真光支持了人類的生命,豐富了人類生命。自然光在生物界堜狶篝t的角色,必然啟示了人類與這真光的關係。反之,了解了人類與真光的關係,必然能揭開自然光在生物界裡所扮演角色的神祕面紗。

在人類文明中找答案

為了瞭解「光對生物」、『真光對世人』這兩命題間的關係,我嘗試在人類的文明奡M求答案。因為既然生物界的現象是反映了造物主的智慧,神在人類的文明裹也一定為祂自己留下了啟示的蛛絲馬跡。

在聖經 這本人類歷史上最偉大的記載堙A我找到了明確的答案:聖經雖然不是一本科學性的教科書,但是,它卻是神永恆話語的記錄。它斬釘截鐵的回答了物理學家所無法回答的問題:『光終極的來源』。

窺探宇宙奧秘的途徑

『神說︰要有光,就有了光」(創世記一章的3節),是神創造了光!難怪世人窮盡心力,在物理的世界堨羶楔]找不到它終極的出處。也因為光創造在人被造之先,人對光特性之認識必然是不完全的。

『神看光是好的。』(創世記一章4節)有了這個好的光,神才開始創造一切的生物。光無疑是生命的前身,光提供了生物生命力的來源,支持了生命,也豐富了自然界一切的生命。

耶穌說:「……我是世界的光。」(約翰福音八章12節)又說:「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祂在世界,世界也是藉著祂造的,世界卻不認識祂。」(約翰福音一章9∼10節)耶穌將神完全表明出來。祂來了乃是要叫人得生命,並且得的更豐富。

對一個科學研究者而言,最輿奮的莫過於對所研究對象之本源、特性及蘊涵有更深一層的認識。我很高興,也很慶幸,當教科書或自己所親身研究的結果不能給我滿意答案時,聖經卻提供了我能進一步窺探宇宙奧秘的另一途徑。藉著對生物學的研究我對神的永能和神性更為篤定。

———————中信月刊 1989/8 第28卷 第8期 第330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