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塵有常,悲喜共渡

在中台禪寺事件中,一位面目清秀姣好,表情卻漠然孤絕的出家新尼,向著跪地哀求,肝腸寸斷的父母冷冷的說:「人世無常,但入解脫門.」,此舉令我十分震撼與錯愕.如此年紀輕輕而能頓悟世間情事,斷然揮別紅塵,實在非上智者無以得之,非至勇者無以行之.

這等生命取向,生活方式的抉擇,原無人可以置啄,應以尊重;但身為教育暨福音工作者,此語遂引發我的好奇.

佛學來自印度半島.我是佛盲,不諳其深奧之理,僅略聞其明邏輯,重因果.

因是,當試以理則來檢驗「人世無常」時,赫然發現此語竟是一個無效的陳述(Invalid statement).這「人世無常」與那個老掉大牙的邏輯論述「這個世界上沒有真理」相類似.如果這世界上實在沒有真理,則這邏輯論述便成立(True);然而,當這邏輯論述成立的時候,這世上就因而有了一個真理,那真理就是「這個世界上沒有真理」.既然這世上有此真理,則前此論述便是偽的(False).這種正反悖理(paradox)使得「這個世界上沒有真理」成為無效的陳述.同理,當我們回頭來看「人世無常」時,則可知這也不是一個有效的陳述.反之,「人世有常」才是合理.

一個年輕的生命祭向一個無效的陳述,是浪漫,更是悲劇.

人世有所常,這個世間有真理,這才是亙古不變的事實呀.

而人間永琲滲u理到底又是什麼呢?

佛學越西域入土中原,竟成宗教.既要躋身宗教之列,就得面對「苦難」的問題.就宗教學而言,大凡解決苦難問題的方法可歸納為三種模式:解困(Resolve),消災(Dissolve),及共渡(Involve).

一般以人為本的宗教信念,尚理性,崇智能;在面對苦難時,則著重於當前實效的解困.如,苦難以貧病面貌呈現則盡求己力,以濟貧醫患來舒眼前之厄.此外,棄塵世,入空門亦是一種常見的解困之道.至於以神秘靈驗為主的宗教,則禱求甚而變相賄賂苦難所源自的鬼神而冀圖消災.當然,亦有以自力透過所悟之道來消敉苦難於其源頭者.但不管是解困或消災,都視苦難為人生不幸之遭遇.捨苦去難是這些宗教所追求的無上目標.然而儘管卯足全力,自古以來,苦難依舊瀰佈人間.世上疾苦一再滋生不止.無從灰滅與湮熄.而徒令人永嘆人世之無常.

但是,以創造/救贖之真神為核心的信仰則視苦難為上帝所賜的恩典,是化了妝的祝福.她的神也樂意與祂的兒女同承悲困,共渡苦難.而為求同載悲苦,共體沉浮,創造之神遂道成肉身,進入人類歷史,涉與人類命運.因神之親身參與(Involve)便成就救贖,而完全且澈底地消弭(dissolve)人間的苦難,解決(resolve)世間的無常.一個共渡的神不是不能袪苦避難,而是珍惜一切存在(包括苦難),情願自己與祂的兒女共同面對,陪著他們一起登上歡愉的高山,伴著他們一起行過死蔭的幽谷.使他們的生命因而昇華,靈性因此臻於至善.

耶穌基督親口告訴世人,祂就是唯一的道路,真理,生命.是無常世界中的有常,是亙古不易的真理.祂是神的獨生子;是道成肉身的那一位彌賽亞.祂不諱言人在世上定有苦難.但祂願與人共渡悲苦困厄;祂來是要叫世人在祂裡面有平安.祂確切的向祂的兒女保證「你們可以放心,我已勝了世界」.因為在世人承受苦難之前,祂就為人們背負了十字架,完全成就了人類的救贖.

回首想及當代新新人類心中的苦悶,思及一群群新新剃眾將生命禁鎖在毫無出路的空門中,在與他們悲愴的家人同哀之際,胸臆間頓然充溢著無盡的悲淒與蒼涼之情.但身為一個主耶穌曾與之悲喜共渡過的福音工作者,面對一個價值顛錯,真理蒙塵的世代,似乎更有一縷微弱不絕的聲音,輕輕地喚召自己,成為一粒可資葬埋的麥子,在台灣這塊土地上,與神的愛子耶穌,與我悲情的百姓骨肉,共同承渡此間無常的苦難;藉著永琱變真理的洗禮,期把中華民國(ROC, Repulic of China)從貪婪之島(RO Casino),災難之舟(RO Calamity)與邪靈之域(RO Cacodemon),渡轉為加略山的王國(RO Calvary),基督的國度(RO Christ)與十字架的聖城(RO Cross).

(寫於清華園,一九九六年九月十六日)

-------基督教論壇 第11版 第1595期 1996/10/27~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