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佾『無』於庭

打倒孔家店,自世紀初以來及至紅朝文化大革命之際,一直是標榜著先進覺醒的中國知識份子的志業。好似中

國百年來的羞辱,都是孔老夫子惹的禍。

當臺灣與海峽對岸兄弟鬩牆,漸行漸遠時,政客們先是取消憲法上教科文預算的下限,把有教無類的孔家精神

虛級化;如今,在傳統的至聖先師的誕辰紀念日,居然明目張膽的為孔夫子正式降半旗,逼使象徵中國文化的

孔家店關門走人,而期於此地由臺灣人自己另起新而獨立的爐灶。

前者實在是傷了全國人民的心。爾後抓襟見肘的教育經費如何能不令人「有教無累」呢?而後者更是刺痛了全

中華民族的心靈;鏟掉了傳統文化的底蘊,臺灣人將來豈能不收「有教無淚」的後果?

面對時代劇變,相信恢宏的夫子定欲無言,然而身為關心臺灣教育的一份子,面對中國﹝也是全人類﹞傳統優

美的文化,在這塊島上被短視粗魯、野心政客惡意的輕藐,心中不禁深深悲嘆:「八佾『無』﹝註:原文為「

舞」﹞於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論語,八佾第三﹞,沒有了八佾之禮,臺灣人當心繫何方?沒有了

儒學,中國人當如何安身立命?

當代政治學者杭庭頓預言二十一世紀是儒家與基督教相抗頡的世代。然而,身為中國的基督徒我們卻深不以為

然。因為,真正的基督教既尊重也滌淨各民族文化,為要引領人到唯一真神的面前。尊孔是文化的,既不是政

治的、也不是宗教的問題。中國人祭孔卻從來未將夫子當作神鬼來看待;就像當年的他在殷商尚鬼的世代,不

語怪力或亂神,並敢於逆俗疾斥「非其鬼而祭之,諂也。」。因是,基督教無由排斥孔學,或彼此相互敵視。

作為現代的中國基督徒,勿須隨著別具用心的政客魔棒起舞、非孔顛儒;反而,我們理當欣賞先人曠偉的成就

,去蕪存菁,並轉為承負上帝真道的載器。

基督來、乃是為點活儒學;耶穌降世竟是為彌補中國文化中長久的闕失。天生仲尼,如漫漫長夜中之明月,引

人憧憬;神賜世人愛子耶穌,卻猶如甯P太陽,高掛天際,深掩黯夜,照明萬世,予人永遠的生命。明月與太

陽都是慈愛上帝給中國人最大的福氣。

無論是什麼理由取消了八佾之舞,我們都不能茍同。「爾愛其羊,我愛其禮。」

-------基督教論壇 1997/10/1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