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良好的海洋環境,哪來的河川生態奇觀?

~台灣的河海洄游生物~

 

作者:清華大學 生命科學系 曾晴賢教授

洄游生物—河海來回行一遭

台灣—一個位於太平洋邊緣的高山島,溪水自陡峭的山間,直流入海。因此河川內有許多生物和大海有密切的關係,它們的生活史來往於河川和海洋之間,我們就稱之為「洄游生物」。

以往大家熟知的洄游性魚類便是溫帶地區的鮭魚。但是在亞熱帶氣候區的台灣,也有許多的河海洄游生物,有些是降海產卵的種類,如:鱸鰻白鰻、毛蟹、大部分的沼蝦和米蝦。也有一些種類是在河中產卵﹐幼魚卻會下到海洋中生活一段時間的種類,如:俗稱狗甘仔的蝦虎魚科魚類。

蝦虎魚因其經濟價值低而體型又小,因此常被忽略,但此科魚類卻是亞熱帶地區的河海兩側洄游的代表性魚類。台灣洄游性的蝦虎魚有十餘種,大部分的親魚會在河川中上游選擇扁平時投為產卵場,雄魚用嘴巴將石頭底部的泥沙清除,挖出一個小洞,雌魚再將卵塊黏附在石頭底部。幼魚在雄魚照顧數天之後便孵化並隨河水流入海中,在海洋中度過一段浮游時期。這段海洋生活時期的長短因魚種的不同而異,經過一段海洋的浮游期之後,這些幼魚便集體從海洋上溯到河川內。進入河口之後的蝦虎魚苗通常是成群活動,因為物種間的生存競爭和外在的環境壓力,使得大部分的魚苗繼續往上游遷徙,這和鮭魚為了產卵而上溯目的不同,但卻造成同樣的生物奇觀。

秀姑巒溪—洄游生物的天堂樂園

目前在秀姑巒溪紀錄到的洄游性魚類約有十五種﹐其中以大吻蝦虎魚數量最多﹐日本禿頭鯊次之﹐其餘包括一些珍貴稀有的蝦虎魚科魚類、湯鯉科、塘豊科

鯔科和富經濟價值的鰻苗等等。洄游性蝦虎魚的溯河活動從中午開始﹐傍晚是高峰期﹐一直到天黑之後就完全休息了。由於這些蝦虎魚於都是集體活動﹐因此短短幾個小時便可觀察到超過十萬尾以上。而尾隨這些蝦虎魚之後的大型掠食性魚類如:棕塘鱧﹐也會一同隨魚群上溯。

成群結伴緣溪行—蝦虎魚

大吻蝦虎魚開始大量溯河主要發生於農曆三月底﹐一直持續至六月底。上溯魚苗大部分是在農曆月底的大潮附近數天和農曆月中﹐利用漲潮時機進入秀姑巒溪﹐約是在當天第二次潮的最高潮前後約五個小時中進行﹐就在這短短的幾個小時內﹐溯河的魚苗數量可達數十萬尾﹐甚至到數百萬尾之多。

進入河口的大吻蝦虎魚會在河口域﹐也就是在長虹橋以下到入海口的廣大流域﹐滯留一段時間﹐觀察耳石輪數的結果得知其停留時間的長短分為兩種;在大量溯河發生之前﹐有少數魚苗在二、三月時先行溯入秀姑巒溪﹐會停留在河口約一個月。在四、五、六月主要族群大量集體溯河時﹐魚苗則停留在河口僅十天左右。

經過在河口域的停留之後﹐透明的大吻蝦虎魚也從全長一點八公分成長到二點三公分左右﹐隨即便集體往上游遷徙﹐其上溯行為皆發生在白晝﹐夜間則是在岸邊緩流域或淺流處休息。魚苗上溯時﹐若數量極多﹐便排成約二十公分寬的帶狀以每秒零點二∼零點二五公尺的速度上溯﹐若數量較少時﹐便成一群一群分散的群體﹐沿岸邊約一公尺以內的距離往上游游去。若流速過快﹐會以腹部的吸盤吸附在淺水區或是溼潤壁上﹐慢慢的攀爬上去。

在秀姑巒溪中另一種主要的洄游性蝦虎魚是日本禿頭鯊﹐也是當地居民最喜愛的吻仔魚。其幼魚在海洋中約度過六∼七個月的浮游時期﹐之後便分批集體溯入秀姑巒溪。大規模集體溯河是在農曆年左右開始﹐到颱風季節之前。數量最多的季節是在二∼五月之間。來到河口處的魚苗全長三點五公分﹐游泳能力較強。日本禿頭鯊在河口區域的溯河行為和大吻蝦虎魚類似﹐唯停留時間較短﹐僅一至二天﹐即開始上溯。

深海歸鄉可知處—鰻魚

在魚類之中﹐鱸鰻和白鰻是本省最珍貴的洄游性魚類﹐然而在河川中則以鱸鰻的數量較多。鰻魚的洄游行為至今只知道概況﹐以白鰻為例成鰻大多在秋冬之際下海﹐在本省東南方數千公里的馬里亞納群島附近產卵。卵孵化後是為扁平狀的柳葉型幼魚。約經半年以上的漂流變態﹐在每年冬季時游至海岸河口附近﹐是時體長約五∼六公分﹐身體已變態呈細長的透明狀。這些鰻苗大都先棲息於河口感潮帶的泥地中﹐到初夏時才逆流而上﹐在河川中、上游成長。可長至數公斤重﹐經濟價值極高。

鱸鰻的鰻苗終年在各地溪口都可以發現﹐但以夏季五、六月之間最多。由耳石日輪的分析可以看出已經出生六個月左右。這些鰻苗會毫不停留的繼續往河川上游溯河﹐但是因為環境條件的關係﹐只有少數的鰻苗可以長大成為成鰻。

鰻苗和蝦苗則在夜間遷徙﹐所發現的鰻苗已鱸鰻居多﹐白鰻在冬季河口區已經被撈捕作為水產養殖用。這些鰻、蝦、蟹苗數量多時﹐會成群的上溯。

蝦兵蟹將鬥陣走

本地夏季得時候﹐偶而會看到許多小螃蟹(字紋弓蟹的大眼幼蟲)成千上萬的爬在急流的水邊﹐或是爬到石頭上﹐企圖越過湍急的河斷。這種相當驚人的集體洄游現象﹐以往僅在印度和斐濟兩地有過報導。

字紋弓蟹在秀姑巒溪上溯的季節似乎相當長﹐甚至在冬季十一或是十二月間仍然有相當數量的大眼幼蟲自海中溯入河川之內。根據觀察在冬季溯河的大眼幼蟲﹐會先在河口棲息﹐變態成為幼蟹之後數月﹐才於隔年四月間在繼續上溯河川中游;在夏季里溯河的大眼幼蟲﹐則直接溯入河川中而不做停留。

秀姑巒溪盛產台灣絨螯蟹﹐是一種僅分布於台灣東部的本省特有種洄游性生物。幼蟹在河川中成長約兩年即可成熟﹐生殖季節的降海洄游期為一∼五月﹐此時成蟹會順流而下﹐在河口或內灣的海域產卵。產卵期在三∼七月﹐以六∼七月為盛產期。親蟹在繁殖過後就會死亡。受精卵在海水中孵化後經過數度的變態後﹐大約十六天後可以變態成為甲寬約為一點五五釐米的大眼幼蟲﹐隨即成群的上溯至淡水河川中繼續成長。在這個時候有有許多字紋弓蟹的大眼幼蟲一併上溯﹐但是後者的體型較大﹐甲寬約有三點八七釐米。

毛蟹會上溯到數十公里之遙的中央山脈山區小山澗中成長﹐字紋弓蟹則僅分布在下游泛舟河段的各主支流地區而已。近年來由於天然環境的改變﹐以及人為的捕捉﹐他們的族群數量有逐漸減少的趨勢。

台灣洄游性淡水蝦類資源相當可觀﹐這些蝦類的洄游習性非常特別﹐不同種類剛交配過後的母蝦﹐會在不同的季節成群結隊的降海產卵。孵化後的蝦苗在海洋中成長一段時間之後﹐會在不同的時間上溯到河川中上游﹐每年五、六月以後的夏天晚上﹐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溯河蝦苗﹐實在蔚為奇觀。

洄游奇觀難得見—環境破壞日熾

這種生態奇觀其實在過去的台灣各地河川都看得到﹐但是為什麼目前只有在秀姑巒溪才可以發現呢?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秀姑巒溪沒有嚴重的污染﹐出海口吃海岸沒有受到污染」。試想看看﹐如果海洋受到一丁點的污染﹐我們還能看到這些生態奇觀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