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姑巒溪保育協會的催生 ~ 

  
        所謂靠山吃山,靠海吃海,一直就是人們生活的方式。台灣的各族原住民,長久以來便在福爾摩沙的原始森林中縱橫,並各自發展出獨特的山林文化。在這些台灣的先住民中,只有居住在花東縱谷與花東海岸山脈的阿美族被歸類為平地部落,這並不代表阿美族人不善於山林生活。相反地,因為自古以來皆與花東的大山、大河與大海為伍,在他們的文化中自然多了一份與水無法分割的情感,他們也因此被喻為台灣原住民中捕魚技術最好的漁夫。 在花蓮偏僻的鄉下,秀姑巒溪河口兩岸的部落,就有著這樣的一個傳奇故事。Ce-Po,也就是指的是河口或是出海口的意思,靜浦的名字也許就是這樣來的。此地的阿美族人使用令人稱奇的捕魚方法,Vulao,一種傳統捕撈洄游性蝦虎魚苗的陷阱,在當地捕了上百年的魚苗。1994年,當我們發現此種魚苗陷阱時,除了讚嘆阿美族人的智慧以外,我們更為他們即將面臨的困擾而憂心,然而就學術單位而言,所能做的只是從科學的角度為他們尋求解決之道 。


1. 1997年六月:前觀光局東部海岸國家風景區管理處陳水源處長,在泛舟的途中撞見了漁民正在捕撈洄游性魚苗,眼見所及就是數以萬計的小魚苗被困在陷阱中。如此情景下,處長自然很關切此種捕魚情形,而當時曾經考慮以公權力執行「禁漁」的措施。然而他聽了我們在此地研究結果的建議。
2. 1997年六月至1998年三月:期間東管處共舉行四次討論會,逐漸彙整各方的意見,尋求最可能的發展途徑。在眾多的結論中僅列兩項最相關的工作,成立秀姑巒溪保育協會與魚苗陷阱轉型為生態觀光之用途。
3. 1998年三月:開始建構魚苗陷阱,規劃生態觀光之旅的雛形。
4. 1998年四月:魚苗陷阱完成與第一次生態觀光之旅-小蝦虎魚與大鯨魚。
5. 1998年五月:魚苗陷阱改良與第二次生態觀光之旅,魚苗陷阱因四月份的大水毀壞了一半,因此又重先整修了一次,並稍微改良了部分設施。於五月二十一日經由東管處正式發佈新聞,並召開記者會將此份轉型的工作對外公佈,同時讓當地居民一同參與了解運作過程。
6. 1998年六月:參與魚苗陷阱轉型為生態觀光工作的這群人,經過這幾個月的努力之後,也體會到成立秀姑巒溪保育協會的必要性。因此由何老眉先生等人接手成立協會的工作,雖然其間還是有些阻礙,但是經過這幾次的活動以及記者會的召開,大部分居民已經很認同這些轉型的工作,的確可以為當地帶來正面的好處,而非再次增加對他們原本傳統生活的限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