鮭魚的新疑問—問題68

發問人:吳杰峰

發問時間:2001年9月29日 PM7:14

問題68:貴單位小組您好,很訝異能後找到這麼多台灣鱒的相關資料。謝謝你們辛苦建構這些資料庫。個人有幾個問題想請教,對於大甲溪流域曾經有過台灣鱒蹤跡的溪流,大部分在合歡溪匯流口以上。但是曾在大自然野趣店內翻閱一本翻譯日人早期的資料時,發現中游也曾經有過調查紀錄。現階段清大生科或其他研究單位是否調查研究過其他中游溪流呢?例如,佳陽 (Salmo)溪、假名字溪、匹亞桑溪....個人在大學登山社溯溪登山的期間,主要就是探勘大甲溪流域為主。曾在中游某一原始溪流發現為數眾多的魚類。

答覆:

吳先生你好:

現階段研究櫻花鉤吻鮭調查皆未針對大甲溪中游支流進行詳細的調查,一方面是德基水庫水源保護區的限制,另一方面是日據時代的舊文獻紀錄並未顯示這些支流河段有鮭魚分布。

文獻資料(Watanabe and Lin,1985)也顯示德基水庫淹沒區現址在未修建前是片雄偉的V形峽谷,這阻隔了松茂以上的鮭魚往下游擴大分布。

除了地形之外,水溫是另一重要限制因子。天然紀念物調查委員會在1938年的報告指出,合歡溪南湖溪匯流點附近的清泉橋以下大甲溪河段由於水溫已經超過鮭魚生存適宜溫度的17℃許多,因此雖然沒有地形上的阻礙限制鮭魚分布大甲溪中游,但高水溫環境仍造成進入這些河段的鮭魚無法生存延續,使其無法建立有效族群。

水溫雖然不如地形會成為絕對阻隔,但屬冷水性魚類的鮭魚對溫度十分敏感,尤其游泳能力的仔稚鮭時期,極易因高水溫影響造成死亡或畸形。對溫度最敏感的鮭卵發育時期時期,更只需微高水溫壓力即會因累積效應造成死亡。

相關文獻,還可以參考Kano(1940)的「Zoogeographical Studies of the Tsugitaka Mountains of Formosa」(鹿野忠雄博士論文,譯為「台灣島雪山山脈動物地理生物學」)、吳永華在1996出版的「被遺忘的日及台灣動物學者」與2000年出版的「台灣歷史紀念物—日治時期台灣史蹟名勝與天然紀念物的故事」兩本日據時代文獻整理回顧、輿儀與中村(1938)所進行的櫻花鉤吻鮭天然紀念物調查報告書以及台灣淡水魚之父大島正滿於1935年所發表關於櫻花鉤吻鮭 生態學的論文內容,其中將有更多的討論與想法。

以上是回答你的疑問部分,如果吳先生可以將問題中的文獻與地點再說明的更清楚,我們可以再作進一步的追蹤調查與討論,網站「答客問」並已同時更新,其中並有更多相關連結可以瀏覽更多資訊。日據時代文獻部分,我們正持續整理以放置於網頁中供大家參考,歡迎你時常回到網頁瀏覽。如果還有更進一步的問題也歡迎再度光臨我們的網頁或與我們討論 !謝謝!

清華大學櫻花鉤吻鮭網頁製作小組


已為德基水庫掩沒的大甲溪峽谷區所在位置景觀。(點選放大)(本圖引用自Watanabe and Lin,1985)


瀏覽其他櫻花鉤吻鮭答客問資料庫的問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