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週 河川生態系
  1. 生活用水家庭、商業、公共、消防及都市活動
  2. 工業用水冷卻、鍋爐、製造及其他
  3. 農業用水灌溉、畜產和養殖
  4. 環境觀光用水休閒遊憩
  5. 水力能源用水
  6. 雜用水低水質用途之再生水和雨水等
 
  1. 河川的物化環境
  1. 河道形態:在上游為V字形、中游為U字形或淺凹槽狀、下游平原區則寬平。
  2. 流水形式:水流量和雨量分布、集水區環境(森林)特性有關。中游多水庫或攔水堰。
  3. 水質:北、中部多軟水、硫磺水,南、東部多硬水。
  4. 污染狀況:流經都會區的中下游溪流均呈高污染,中游地區多農業污染。
  1. 河川的生物相
  1. 水生植物:多分布於河川中下游、平原溝渠、池沼和河口。原生植物越來越少。
  2. 無脊椎動物:中上游多水生昆蟲、中下游多螺貝蝦蟹類;東部多洄游性種類。外來種充斥。
  3. 魚類:中上游多特有種,下游及平原區域外來種充斥。東部多洄游性種類。
  1. 台灣河川的問題
  1. 水資源大量(過度)開發;缺乏基本流量的管理,河川經常斷流。
  2. 河川高度污染;工業、都市廢水、垃圾充斥。
  3. 生物資源無限度利用;漁獵、遊憩壓力過大。
  4. 河川水泥溝渠化。
  5. 河川管理法令不周全,也無專責機構管理。
  1. 河川的保護
  1. 成立保護團體;台灣目前的河川保育團體有中華民國溪流環境協會(http://wagner.zo.ntu.edu.tw/sos/)、清水溝溪魚蝦榮生會、大甲溪生態環境維護協會等等,保護區有櫻花鉤吻鮭保護區,楠梓仙溪永續利用區等等。
  2. 基礎生態研究;最大持續生產量,最小生態流量的研究。
  3. 法令宣導、教育和執行。
  4. 自然型河川的保護與近自然型河川工法的推行。

台灣溪流生態保育與工程: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曾晴賢

目 次

壹、前言2

貳、台灣淡水魚類的分布狀況3

參、淡水魚的生態4

肆、淡水魚類的調查與觀察6

伍、淡水魚的重要性與保育9

(一)淡水魚的價值9

(二)台灣淡水魚類的危機12

1).水資源短缺12

2).河川水質嚴重汙染12

Transfer interrupted!

NG="ZH-TW" SIZE=2>).人類無限制的濫捕13

(三)台灣淡水魚類的保育工作13

()溪流魚類的分類,分佈和生態環境調查14

()特有種及瀕臨絕種魚類的調查14

()建立完善的漁業法令15

()建立河川生態保護區15

()魚類放流15

()生態工程的推展15

()基礎生態維護放水量的研究與推廣16

()保育觀念教育及推廣16

陸、可供諮詢的單位16

柒、相關文獻17

 

壹、前言

  台灣位於亞洲大陸棚邊緣,全島略呈南北走向的甘藷型,是一個以高峻山脈成名的高山島。從島之最北端─富貴角至最南的鵝鑾鼻,最長約380公里。中部之平均寬度,東起秀姑巒溪口,西至濁水溪口,約有140公里。全島海岸線長達1,144公里以上。雪山山脈與中央山脈是本島東西兩群河系之主要分水嶺,其走向略與本島主構造線方向並行,因此全境河川多為東西向,分別流入太平洋或是台灣海峽。西部各河流域約佔三分之二,東部各河流域約佔三分之一。河流均短促,其中以濁水溪為最長,亦僅186公里,高屏溪次之,為170公里。旱季水量甚缺,逢雨成澇,尤以?鉽楨u節每每洪水為患。雖然本省全年降雨量甚為豐富,但是約78%之年雨量集中於五至十月之間,因此枯水期算是相當長。本島之山脈多屬沈積岩及變質岩,性質脆弱易斷裂,風化情形甚嚴重。又因降雨強度大,和水流速度快,土壤侵蝕嚴重,繼而影響到本省河川環境相當不穩定。然而在這種相當不穩定的環境之中,仍能孕育高達一百五十種以上的淡水魚類和其他更多的淡水無脊椎動植物。比較世界上其他類似的地區,發覺台灣淡水生物相的豐富程度相當高,顯示 台灣溪流環境仍屬優越,然而因為許多種類的生物生存的危機越來越大而必須加以保護。

 

  台灣產的淡水魚約在一百五十種以上,大約有一半是初級性的淡水魚(純淡水生活之魚類),其中有三十餘種以上是本省特有種或特有亞種。以台灣如此狹小之島嶼,竟有如此豐富之淡水魚類,實在是值得我們驕傲,也因此更需要我們珍視它們。在所有的台灣產淡水魚中,我們可以按照達林頓( Darlington, 1957 )依魚類對於不同鹽分(海水)的適應生存能力為基準,可以將淡水魚類劃分成為三群;分別是初級性( Primary Division ),次級性( Secondary Division )和周緣級性( Peripheral Division )淡水魚。

 

  (1)初級性淡水魚類:這是終生只能在淡水水域中生活的魚類。何如本省產的鯉科、鰍科、平鰭鰍科、鯰科、塘蝨魚科、黃顙魚科、鰍科魚類等等。

 

  (2)次級性淡水魚類:係指大部份時間生活在淡水水域中,但是可以短時期生活在海水域中之魚類。如慈鯛科、胎生鑒蓮黖戊衛。

 

  (3)周緣級性淡水魚:本類淡水魚對於海水的適應力極強,包括溯河性魚類(鮭科、香魚科和部分蝦虎科魚類等),降海性魚類(鰻鱺科、湯鯉科和許多蝦虎科魚類等)以及一些偶而溯入河川中生活的海水性魚類(鯔科、條紋雞魚科、塘鱧科、海龍科、雙邊魚科等等)。由本省四面環海,每一條河川都流入海中,所以周緣級性的魚類應當極為普偏。但是以往各河口的生態較缺乏詳細之調查,因此仍有許多河口性魚類未曾有詳細紀錄,近年來許多河口生態研究積極展開,因此有許多新紀錄種陸續的發現。

 

  由於近年來生態保育風潮所及,國人對於鄉土生物之研究及保護等工作,亦隨之興起。本省各項基本生物之參考資料並非全無,只是流傳不廣或是未能經過整合而以淺顯易懂之文字介紹,以致在各級教育和業餘研究上,未能充分提供參考而己!本文將介紹本省淡水魚類的分布狀況、生態區系、以及保育的狀況,希望能夠提供許許多多站在保育溪流魚類第一線的工程界朋友們作為參考。

 

貳、台灣淡水魚類的分布狀況

 

  由於本省河川均係東西平行走向,每一條河川中的基本魚類種類組成情形也己經有相當清楚的研究,所以在本省產的淡水魚類的分佈研究上,己知其分佈的整體概念。本省全部的河川水系,受到島中央隆起山脈的分隔、南北氣候影響及淡水魚的起源等等不同因子的影響,可以很明顯的區劃出三個動物地理區;(1)東部地區;包括卑南大溪、秀姑巒溪、花蓮溪和立霧溪,主要魚類以台東間爬岩鰍為代表;(2)南部地區;包括濁水溪(不含)以南之曾文溪、高屏溪流域,以中間鰍鮀為代表;(3)北、中部地區;包括濁水溪以北之北部及中部兩個亞?洁F其中北部亞區包括蘭陽溪、淡水河、頭前溪、後龍溪;魚種以扁圓吻E、大眼華腄B台灣黃E魚、橙色黃顙魚、長黃顙魚、紅D、棘鰍、小林氏棘鰍、截尾鮠、短吻鐮柄魚為代表;中部亞區包括大安溪、大甲溪、大肚溪及濁水溪,魚種以台灣鱒、日月潭鮠、粗唇鮠、南投鮠、台灣D、陳氏鰍鮀和台灣白魚為代表。本島魚類分佈明顯地有由南北兩端往中部地區逐漸分佈的現象。

 

  除了以上所述的純淡水性魚類之分布現象外,尚有一些河海洄游的魚類,包括鮭目、鰻鱺科、蝦虎亞目、湯鯉科等等魚類,亦有明顯的分佈區劃現象。例如香魚的分佈係以北回歸線以北為界(銀魚亦相同),而鱸鰻及白鰻之分佈則略呈南北互為優勢的現象。

 

  在台灣本島裡,各河川間的魚類相也有極大的差異存在,這個問題主要是受到台灣島本身形成過程的影響。中央山脈的隆起,隔絕了東西二地,東部因河川環境條件較差,能夠留存的魚種較少,卻因和西部隔離時間頗長,也有一個特有的種類──台東間爬岩鰍。相對應的在中央山脈以西的河川中卻另有一個相近種──台灣間爬岩鰍,這種極為特殊的例子在學術的研究上頗有價值。

 

  大部份台灣產的淡水魚,它們的分布都有區域性,如高身鏟頜魚和何氏棘馱壎泵b南部和東部地區,埔里中華爬岩鰍和二種相近似的鰍鮀魚類只分布在中部和南部,台灣纓口鰍和黃顙魚科魚類大部份分布在濁水溪以北;台灣白魚是中部特產,台灣鱒則只分布在大甲溪上游的一個小小範圍裡。這些有趣的分布現象都是用來討論台灣島內各河川關係的最佳證據。

 

  在台灣島上沒有任何兩條溪流的魚類組成是相同的,雖然有一些溪流已經有了相當明確的魚類組成記錄以及生態記錄,例如淡水河系、大安溪、大甲溪、濁水溪、高屏溪、秀姑巒溪、卑南溪與雙溪等等,但是有許多溪流的魚類種類和生態區系的詳細資料仍舊相當缺乏,有待大家繼續的努力。

 

參、淡水魚的生態

 

  淡水魚類的棲息地主要有河川和湖沼之分,兩者因水的特性不同,會有不同底質、藻類、水草、無脊椎動物相、溶氧量、溫度變化等等,連帶的影響到生活於其間的魚類組成。各個不同河川或湖沼又因水流速度、溶氧量、pH值、溫度和食物供給狀況而有不同之魚類。例如在河川中游,雖然魚的種類相當多,但是我們仍舊可以看到明顯的魚類分布差異,像平鰭鰍科魚類一定棲息在急湍的瀨區,大眼華蒆萲w在瀨區直下方的潭淵區活動,短吻鐮 柄魚則喜好在石礫質的河底覓食,花鰍卻只見於潭邊水流緩慢又有泥砂沈積的底部活動。

 

  淡水魚類的種類會因棲息環境而不同,這些環境包括地形、水溫、溶氧量、底質以及鹽分等等。在世界各國常依照各地之特有典型魚類,將每一條河川予以分區,以做為河川環境的指標。在台灣的所有河川裡,雖然許多主要河川起源都超過三千公尺,但是能夠有魚類棲息的河段,最高僅到達二千公尺左右,因此在各河川最上游大都沒有魚類生存。雖然台灣高山地帶也有為數不少的高山湖泊,但是目前尚未發現到有任何魚類棲息之情形,其原因並非魚類不能生存於其間,可能是魚類的起源較晚,河川或湖泊形成之後,因上下游之間之交通極為困難,因?像衛無法順利分布到較高的地區。但是人為的移植往往也會改變魚類分佈的界線,例如屏東縣政府在六十八年,將鯉魚放流到台東縣境內的巴油池(小鬼湖),結果造成海拔二千公尺的巴油池中,鯉魚大量繁殖生長,結果將湖中的原生水草與罕見的海綿吃的精光。前幾年也有一些豋山客,將虹鱒放流到將近三千公尺高的七彩湖,不知目前的現況又是如何了。南投縣卡社溪中數量頗多的虹鱒,也是經由人類放流後自然生長成為天然族群,這種情形都會影響到原生魚類的天然分布狀況。

 

  在自然的環境中,我們可以按照本省已有的魚類,將河川環境予以分成五區,由上游往下依次為第一區是鱒魚區;其生活的環境條件為水質清澈,水溫通常低於15℃,溶氧量充足,水流較快而底質以石礫為主,水中營養較貧乏。在台灣只有大甲溪上游海拔一千五百公尺以上的河段中才有鱒魚的棲息。在同個區域裡,還有台灣鏟頜魚和台灣纓口鰍,但是這二種的適應力較強,可以分布到較低海拔的河段中。

 

  第二區是台灣鏟頜魚區;本區大約在海拔一千五百公尺以下的河段,最低的海拔則因為不同河段的水文特性不同而有所差別。台灣鏟頜魚雖然也能分布到鱒魚區,但是它對於低溫的容忍能力尚不及鱒魚,因此在冬季裡,會下降到較低海拔之河段,春天水溫回昇後再上溯到較上游地區。在本區的環境物性是水流清澈而且急,溶氧充足,石礫底而且長滿附著性矽藻類,水溫通常在1520 ℃之間。由於本種是本省分佈最廣的魚類,除了少數小型河川之外,大部分的河川均可見其蹤跡。在同一條河川中而言,它往往是分布在較高河段的種類。但是有些河川因為流域較短,在下游仍是水流急湍而且水溫仍低,因此台灣鏟頜魚可以一直分佈到相當低海拔之河段。例如立霧溪的支流砂卡礑溪下游海拔約50公尺,即有此魚之分佈。在新店溪之直潭堰水域中,冬天裡常可見到它之蹤影。夏季裡則因水溫上昇, 所有的台灣鏟頜魚會上溯至較低水溫的中上游段。在本區的河川裡,尚有台灣纓口鰍、台灣間爬岩鰍、台東間爬岩鰍等等具有代表性的種類。

 

  第三區為台灣石弘洁F主要是在河川中游,約在海拔八百公尺至海拔二百公尺左右之區域間,大部份的河川尚未流出山區。在這些區域裡因兩岸地形尚未大量開發,水流量較大而稍緩,往往淵瀨交替,水溫較高,夏季約在2025℃左右。水中營養鹽較豐富,各種藻類、水生昆虫繁生。最具代表性的魚類是台灣石央A但是因為台灣?F部沒有石奶坐嬪G(目前少數地方有人為放流後的族群),較具有代表性的魚類為高身鏟頜魚。在本區的典型魚類還有平頜芊B粗首芊B何氏棘飽B埔里中華爬岩鰍、台灣馬口魚、沙鰍、中間鰍鮀和陳氏鰍鮀等等。

 

  第四區是鯉魚區;河川流出山區到了平原之後,因為河床變寬、流速減緩,許多上游沖刷下來的泥砂開始沈積,水中浮游生物容易繁生,水色較混,溶氧量較低,生活於此間的魚類以濾食河底的有機物或水中之浮游生物為食,或是雜食為主。代表性的魚類是鯉魚。其他典型的魚類還有翹嘴紅苤B紅鰭苤B羅漢魚、蝐礸扔央A而外來種的吳郭魚主要也是分布在這一個區域裡。

 

  第五區為河川之最下段的烏魚區;因為河川下游經常受到海水漲退之影響,鹽度之變化極為劇烈,我們稱呼這一段鹽度不穩定的區域為汽水區。在這一個區域中的魚類對於鹽分變化的適應力頗強,我們稱之為廣鹽性魚類,例如大肚魚、吳郭魚、烏魚類等等,其中尤以鯔科的魚類是台灣最普偏的種類了。這一個區域的水流較緩,河底多沈積的有機物,溶氧量也較少,混濁度較高,只有一些適應力較強的種類才能在此區域中活存。

 

  由於有一些魚類對於環境的選擇性極強,我們也可以從河川裡所棲息的各種典型魚類,得知河川環境的等級為何。同樣的在水中各種水生昆蟲、軟體動物、節肢動物(蝦、蟹)、或是水生植物(大型的水草及小型的藻類)都有相同的分佈性差異。我們將一些可以當作環境指標的生物,就叫做指標生物。

 

  在河川的原始環境受到外界因素的影響而變化之後,水中的生物相也必然會有極大的變化。例如原來水流較湍急的河川中溶氧極為充足,被攔壩取水之後,水流量會減少而溶氧量會降低,河川中的生物相隨即發生極大的改變,從藻類、水生昆蟲的種類組成和族群數量的變化,間接的影響到生活於其間的魚類組成。有時因某種汙染的發生(物理性、化學性或生物性),也會直接或間接的影響到生活於其間的生物組成。例如香魚是一種只能生活在無汙染的清澈溪流中,如果河川受到汙染了,香魚就無法再生存其間,我們只要查覺到香魚分布的變化,就可?H了解到河川受到汙染的情形了。有部份的魚種特別能忍受汙染的水質,例如吳郭魚、大肚魚,經常在汙染嚴重的水域裡還可以找到它們的蹤跡。可是過份嚴重的汙染水域,幾乎所有的魚類都無法生存的,例如在枯水期的淡水河下游和基隆河下游、中港溪、大肚溪、朴子溪、北港溪及二仁溪等河川下游,或因工廠廢水,或因都市下水的汙染,已經完全無魚類的蹤跡了。

 

  除了因環境的不同而影響到魚類分佈的變化之外,各種魚類的特殊適應性構造亦是影響魚類分布的一個主因。例如在河口泥沼中,除了要忍受潮水周期性之漲退變化之外,還要忍受汙泥和低溶氧的惡劣條件,因此只有像彈塗魚這種可以利用皮膚及濕潤的鰓腔呼吸,並且可藉著特殊的胸鰭在地面上爬行,甚至利用腹鰭所特化的吸盤攀爬到樹幹或堤岸上的特殊能力,才能夠在這裡生存。

 

  縱使是在同個河段裡,也因不同魚類的習性,可看到有一些魚類喜歡在水表面附近活動棲息者,如大肚魚;或在水體中到處游動者,如粗首芊F或在水底層四處穿梭自如者,如鰍鮀;或底棲攀爬在石頭上者,如平鰭鰍科和蝦虎科的魚類。這些不同的特性,你可以很容易的從它們是否具有特別高聳的雙眼、流線型的身體、吸吮式的口部或是特殊的攀附性構造中看出來。如果細心觀察,將可以發現到不同的魚類有著各種不同的身體構造,而且也和環境配合的極好。

 

肆、淡水魚類的調查與觀察

 

  我們如果有興趣從事淡水魚類研究,那麼該如何去做最基本的魚類分布調查呢﹖第一步是先將你打算調查的區域,做詳細的地區判讀,並繪製一個工作簡圖,包括各主、支流的相關位置及交通路線圖。最好能註記各種特殊的地理狀況,包括水庫、湖潭、急瀨、湧泉、溫泉、都市城鎮等等。

 

  第二步則是設計一個調查表,其內容包括地點、時間、調查者、漁具、漁獲種類及數量、環境狀況簡述等等。每次調查的結果均應立即記錄下來,在一整年調查結束之後再做統計,在地圖上標示每種魚的分布情形。

 

  如果是做長期的調查,建議按不同的季節調查每一個區域裡的魚類組成。因為不同季節裡,魚類會因對水溫的適應、產卵、覓食等需求不同,而做河川上下游的遷移,因此分布範圍並非每個季節都是絕對固定的。

 

  第三步驟是執行調查時,往往有些魚類的分布令我們想像不到的特殊,因此應注意不可疏忽了一些支流或是上游河段。例如台灣馬口魚喜歡在小山澗中棲息,而瀑布以上的區域亦會有許多魚類的蹤跡。

 

  長期的記錄此一地區的魚類分布,不僅可以了解每一種魚的棲息環境之外,尚可做為監視該條河川環境品質的標準,由一些特別敏感的種類分布情況,可以間接了解到這條河川水質的變化。

 

  在國外,政府環保單位每年要委託各地的學校或團體,就各地河川的魚類分布做普查工作,以當做基本的河川保育基本資料,可以從中發覺各項環境的問題,進而研擬各項改善的對策。在本省則因我們到現在都還缺乏最原始的魚類分布資料,每每碰到各工程單位要做任何有危險性的建設,才要求各學校或專家學者提出環境評估報告,以做為建設時之參考。但是往往因為缺乏可以參考的基本魚類分布資料,環境影響評估時匆忙的調查及分析,經常缺乏正確性和詳細性,說不定因而忽略了某些特別要注意的事項,建設時的補救措施或是各項對策不恰當,?鼎僩|有不少的遺憾發生!因此特別建議大家一起努力的先把各地淡水魚類的分布調查清楚。

 

  最近來各地的學校或社團,常舉辦一些自然科學的研習活動,到野外實地的觀察各種生物或自然景觀。或許其他動物的觀察和植物的採集都不是困難的事,淡水魚類的觀察可就麻煩了。

 

  基本上,為了個人的安全,最好是學會游泳,否則你在野外觀察的地點就必須選擇沒有危險性的地方。所要準備的器材和個人裝備如下;

 

(1)器材:水中觀察用之面鏡、呼吸管,水面觀察用之窺箱,撈蝦子用的小網,防水照相機等等。

 

(2)個人裝備:游泳衣褲(冬季或低溫水域裡需有潛水用防寒衣),防水褲,救生衣(如在水深超過個人腰部以上或水流較急之河川中均必備),寬邊帽或斗笠,手套,防滑的鞋(鞋底可以黏一層地毯或是菜瓜布,或套一雙厚襪子在鞋子外面),防水手電筒(夜晚觀察時的配備)等等。

 

  台灣大部份的河川都相當混濁,只有在山區溪流或是湧泉及小型水溝中,才有較深的透明度。一般池沼、湖泊或大型河川則因汙染或是浮游生物繁盛,或是混濁度高,能見度相當低,並不適合野外觀察。

 

  一般的淡水魚類都相當怕人,在河裡或岸邊觀察時,最好尋找一塊隱蔽良好的石頭,躲在其後靜靜的觀看,並且避免許多人圍在一起。利用面鏡和呼吸管可以直接在比較乾淨的水中做觀察,所看到的視野也較寬敝。但是必須先練習使用幾次,學會換氣及排水等小技巧,以免嗆到水了。

 

  在岸邊或站立在水中(穿防水褲),使用窺箱來觀察是極方便的方法。窺箱是一個四面以木板或塑膠板圍起來,中央鑲上一塊透明玻璃的防水箱子。因為一般的水面有不規則的反光及波紋,不易觀察到水中的景物。如果以玻璃面貼住水表面,則很清楚的可以看到水中的一切景物了。通常我們戴著寬斗笠,或加掛偏光的太陽眼鏡(消除反光),可以很容易的觀看水底的一切。

 

  在白天裡,魚裡的活動尤其隱密,通常要查看石頭縫隙或水草間是否躲藏著魚類。如果撒一些誘餌──餅乾屑、蠶蛹粉或是釣具行出售的混合餌,能夠誘集許多小魚,效果頗佳。對於大型魚而言,水生昆蟲比較有吸引力,但是不能引起任何驚嚇,否則一下子便會四散躲藏了起來。

 

  傍晚時,魚類的活動愈趨頻繁,如果你備有防水的手電筒,不妨取出來觀察。如果沒有風吹的影響,例不必使用窺箱就可以很清楚的從水面看到水下的一切了。因為水面沒有反光,而水底卻是明亮的。通常我們可以直接利用8∼12v的燈泡,加裝一個聚光燈座(一般電機行有售),直接連線到電瓶或乾電池上,而燈座就固定在一根長竹竿上,燈泡直接浸在水中並不會損壞。利用這樣簡單的裝備在夜裡就可以很輕鬆的觀察到一些你意想不到的魚類活動了。

 

  如果是觀察一些河口沼澤的彈塗魚,就必須選擇退潮的時候。如果你直接接近這些魚類,靈巧的小魚一下子就鑽到洞裡去了。不妨拿著一堆樹葉和草做掩蔽,彈塗魚似乎對這些綠色的植物較能適應。在一定的距離裡,你也可以利用望遠鏡來觀察它們的活動。由於它們已頗能適應陸地的較乾燥生活了,許多的行為比其他的魚類更加特殊。尤其是運動時,它往往寧願從水面上跳來跳去,也不願潛到水裡去游泳。漲潮時有許多魚就一直退到乾地上,也比較集中在一起,但是因大部份會停止覓食活動,觀察時比較單調。

 

  在晚上,許多較不怕人的小魚,如泥鰍、花鰍、鱧魚、鯽魚、大肚魚等等,都會靠近較淺的水域,可以利用長柄的細小網子一一的撈起來,能夠養在自己家裡的水族箱觀察,也是頗有趣的事。

 

  如何從野外將野生魚帶回家中是相當重要的步驟;首先要將採集到的魚先放在流水的網袋或其他容器裡飼養一、二小時,以便能消肚。否則運輸途中因為魚的排泄過多,往往會汙染到裝魚的水了。第二步則是將魚裝在厚塑膠袋中,可以灌入氧氣(水容量的3∼4倍),或是利用乾電池打氣馬達打空氣入水中。在塑膠在袋口則用橡皮筋封緊,但是要記住,如果是用打氣馬達打氣,則必須在袋口加插一根中空的竹子或硬管子,如此才能使袋中的空氣順利排出來。塑膠袋必須再放到一個黑色袋中或是釣魚用的冰箱中,在黑暗中魚類才不會因為緊張而亂撞。< /P>

 

  如果是在夏天裡運送魚類,必須利用冰塊將袋中的水溫降低到比正常的水溫低5℃,這樣更能夠成功的完成運送活魚。不論是一般活魚的運送或是要放養至你的水族箱之前,且記住要消毒完全。一者可以增強魚的抗病力,二者可以避免任何傷口受到感染。許多鯉科魚類對含有銅離子的藥物極為敏感,因此儘量要避免使用像硫酸銅、甲基藍、孔雀綠等藥物來消毒。使用磺胺劑加少量食鹽的效果比較好。

 

  養殖野生魚和一般觀賞魚不同之處,除了要注意其水溫和溶氧之需求之外,必需要注意食餌之調配。剛開始畜養的一個星期不必急著投餌,或僅僅做試探性餵食即可,一個星期之後再開始正常投餌。一般水族店販賣的餌料都可以用,對於雜食性的魚類,剛開始的時候可以用乾燥赤蟲誘食,而肉食性魚類必須撈一些活的小魚及小蝦餵食,藻食性魚類必須在水族箱中的石頭上培養一些藻類供其啃食,否則無法以一般食餌飼育之,並記住不要貪心的一次同時養太多魚了。

 

  如果能夠配合野外的觀察以及水族箱的飼育經驗,相信你可以從其中瞭解到許多魚類的生態習性,頗為有趣呢!你不妨也來試試看!

 

伍、淡水魚的重要性與保育

 

(一)淡水魚的價值

 

國人一想到淡水魚的價值,直覺的就會說這種魚可以不可以吃?台灣除了大量養殖各種傳統家魚----草魚、鰱魚、鯁魚、鯉魚、鯽魚等等之外,又積極開發外來種魚類,如吳郭魚類、虹鱒、香魚、美洲鱸、淡水銀鯧、泰國塘蝨魚、泰國鱧等等,對於一些鰻魚、泥鰍、鱔魚等高經濟的魚類養殖,也如雨後春筍般的興起。其中最明顯的例子是白鰻養殖,二、三十年來的興盛,帶給台灣養殖業一片欣欣向榮的景象。

 

  除了養殖魚類之外,臨溪或湖畔垂釣,對一般人而言,也是一項極普遍的休閒娛樂。據非正式的估計,台灣約有一百萬以上的釣魚人口。這話一點也不假,不信的話你去問問滿街都是的釣具行,他們靠什麼過活?在本島裡,至少有二十餘種常見的垂釣性魚類,不僅魚種數量多,其中還不乏大型魚類呢!

 

  近年來台灣也興起養殖觀賞魚的風氣,只要是外國進口的,不管有多難看、多難照顧、多花錢,闊爺們就是喜歡,反而土生土長的寶貝經常是被人棄之若鄙履。其實台灣也有人出口土生魚到國外去,這些台灣貨反而受到洋人喜歡,豈不怪哉!在台灣土生魚類之中,如褐吻蝦虎、極樂吻蝦虎、革條副鱊、鱊、菊池氏細鯽、蓋斑鬥魚、沙鰍等等,都是一等一的好觀賞魚呢!

 

  淡水魚除了上面這些價值之外,或許有一項大家最感興趣的就是可以用來做藥進補了。如鯽可明目,鰻補寒、補血,蛇鰻除風濕補筋骨。總之是多吃魚治百病、補全身,吃了娃娃魚連功力都增加了一甲子,真神啊!是不是?只要是藥用或進補的,就是愈稀有愈好,愈貴愈有效。一斤鱸鰻上千元、大蛇鰻則上萬元。雖然說這些魚類自古就被視做重要的中藥材,但是其價值和花費未必相當。

 

  其實淡水魚類的價值,並不只是像前面所說的可以食用、娛樂觀賞或藥用而已。它們在另一些方面所扮演的重要性可能會遠超過這些。譬如全世界最著名的蚊蟲防治生物是食蚊魚----也就是常見的大肚魚。早在日据時代,日本人引進此魚到台灣之初,除了先在水產試驗單位大量培養魚苗之外,更責令家家戶戶要細心的照顧所分配到的魚苗。以這樣大力的推廣,在短短數年之間,將食蚊魚傳播到全省各地。對於當時的瘧疾防治而言,食蚊魚的 貢獻也不小。

 

  如今本省南部流行登革熱,主要也是蚊蟲傳染。可是這些病媒蚊的幼蟲都居住在水不流通的地方,這種環境裡溶氧量較低,一般的魚類不容易存活。目前在台灣土生的魚類裡,只有蓋斑鬥魚和三星攀鱸可以在低溶氧的混濁水域中生存。而且這二種魚最善吃孑孓等蚊蟲,可以說是最佳的防治生物了。原本台灣西部沿海各地均盛產蓋斑鬥魚,只可惜近年來因農藥的濫用,在一般的地方已經不能再發現這種魚類了。如果能再以人工養殖的方式大量繁殖及推廣蓋斑鬥魚,相信對於防治登革熱一定有益處。

 

  原本在各地的湖泊或河川裡,有各種嗜食昆蟲的魚類,平常均可大量的攝食昆蟲,這其中包括了極多數量的公共衛生害蟲。如果魚類數量減少了,昆蟲繁生的速度就會毫無限制,屆時對於環境即有嚴重的影響。近年來,台灣各水域的魚類種類和數量均有急劇減少的現象,相信這也是環境惡化的原因之一。

 

  在台灣的每一條河川中,生物種類之組成都有其特異之處。沒有兩條河川有相同的魚類分布,甚至是同一條水系的兩條支流都有不同的魚類組成。雖然我們至今仍未能清楚的了解到每條河川的魚類相,但是天然環境變化和人為改變環境等兩種因素,會將一些特別的生物組成改變,甚至是澈底毀滅。為了讓這些原本就棲息在自然河川中的生物得到應有的尊重和照顧,我們得要注意到一些特別的經營和保育之問題。如果我們忽略了這個問題,我們將會失去極為珍貴的資源,其損失將是不可估計。

 

  因人類的行為而導致台灣淡水河川的改變,可以分為三大類:物理性、化學性和生物性。巨大的物理性改變係指人為建造攔河堰或水庫,改變了水流變化,影響水溫──通常係降低了上游的水溫而提升了下游的水溫,阻斷魚類找尋適當水域產卵覓食的生理需求。

 

  雖然近年來各地有一些魚道、魚梯的設計,逐漸改善了這種阻隔的障礙,但是因為基本資料的不足,設計和施工仍未能完全發揮其功能。有一些魚類在上游產卵,卵會順著水流而下,如果水流太緩,則會降低其活存率。甚至魚卵在較深的水庫區中,會沈到較冷、較深的水庫底,或是被埋到水庫底的沈積淤泥之中而大量的死亡。我們砍伐河岸的植物或是開墾性活動如抽砂、河川地耕作等等,會增加河川的淤泥,可能汙染魚類的產卵場或毀去了魚類賴以為生的底棲性生物,如水生昆蟲和藻類等。混濁度之增加也會對一些表層掠食性的魚類造成威脅,因為?躟惆阻而更加不易捕獲食物。

 

  化學性的影響是來自一些大量使用肥料和農藥的農田而滲入河川中,城市旁未經妥善處理的垃圾,流入河川的可能有大量未能分解的固體廢物和高濃度的磷酸鹽或是其他物質,這種過高濃度的物質可能導致產生危害性的藻類大量發生(藻華或紅潮)或是產生有毒的物質。其他的化學性汙染如工業區可能排放出未經處理的毒性物質、重金屬等,對於河川的生物危害極嚴重。這也是近年來台灣河川下游和河口附近魚貝類大量死亡的主因。

 

  生物性的影響包括最近因大量自國外引進魚類、螺類和一些植物,而有極顯著的一些例子。例如在民國三十五年開始引進至國內之吳郭魚,經過人工的雜交及大量繁殖,被放流到各地河川中,二十年前開始至今在各河川下游的調查裡發現,它所佔的魚類族群比例最高,而且有逐年能適應較低水溫之傾向,因此逐漸分布擴及各河川中游。由於它對於棲息地、食物等競爭頗強,往往會危及其他原生種魚類。其他還有在日據時代大量推廣做為消滅孑孓之用的大肚魚,目前已廣佈全島。養殖用之泰國鱧、泰國塘蝨魚,觀賞用之摩利、紅劍也分別在南部及北部?U地大量繁生。

 

  危害淡水魚類最劇的例子莫過於近年裡造成極大風波的福壽螺,它並不是直接危害到魚類,而是因為它危害到農作物,迫使農民大量使用毒藥(更甚者是政府也大量分發農藥或是直接施用)來控制福壽螺之大量繁生。很不幸的是,螺仍是沒法控制,其他的魚類倒是完全被殺死了。

 

  美國螫蝦也是近年來逐漸造成危害的一種觀賞性引進生物,由於它破壞一些植物和水道土堤,也引起農藥使用的氾濫。

 

  在外來種植物的方面,較嚴重的如布袋蓮的影響,在一些湖沼或溝渠中,由於它大量繁生,不僅阻礙水流之外,也會改變水質、減低水中溶氧,以及妨礙一些直接呼吸空氣的魚類生存等等。

 

  在以上所述的危害性原因影響之下,我們已有數種淡水魚自台灣河川中滅絕或已瀕於絕種邊緣,如香魚、青鑒翩B蓋斑鬥魚、台灣鱒、中台鯪、叉尾鯪、銳頭銀魚、小林氏棘鰍............

 

  如何經營和保育將是目前極重要的課題,克服上述我們提到的問題是全面性的工作,從較高層面的政策性決定,完備的法律依循,以至人人可為的一般性保護工作,如主動的減少汙染和遵守政府規定的各項漁業規則等等。

 

  也因為我們對於本省河川生態的了解相當有限,亦無法非常清楚的指出我們應該如何去做。但是只要大家關心河川,將它認為是你故鄉的一條寶貴資源,除了自己不去破壞它之外,也要勇敢的維護它不受別人的糟蹋,例如看到有人毒魚、電魚,除了出面制止之外,更應報警處理。

 

  另外我們還得要從事各項的基本研究,諸如各河川的魚類組成,魚的生態習性,生活史、環境影響調查等等,都還有賴大家的努力,共同來完成這些基本的資料調查,如此才能使得保育措施做的更完美。

 

(二)台灣淡水魚類的危機

 

分析造成目前台灣淡水魚類的危機原因,大致上可分為三大類:

 

1).水資源短缺:本島多高山,許多河川的中上游集水區均係山地,流短而急促。許多地區之季節降雨量變化極大,例如中南部冬季大半是乾旱時期,夏季則常有颱風及雷雨,而有旱澇兩季之分。以往台灣山地森林茂密,保水力極強。縱使有數月未曾下雨,亦因森林蓄水量充足,也可確保下游河川有充沛不斷的水流。反觀近數十年來,台灣高山地區的森林,遭受超限砍伐之後,再也無法涵蓄雨水。雨季所帶來的豐沛雨水,往往一下子就流光?F。不僅在某些季節造成水災頻傳,亦常常在另一個時期又有乾河的慘象。

 

  也由於本省天然水源週年分配不均,造成利用上的不便,政府乃在各地廣建水壩、水庫以便調節用水。如此一來,水庫以下的河段可就慘了。以新店溪為例,近年來常常在天旱的季節裡,上游青潭堰偶爾關了閘門,下游秀朗橋到福和橋一帶,就會因清水稀釋量減少,溶氧量減低,汙染濃度相對提高,一下子就發生魚類大量暴斃的情形。相信住在台北的人,每年都會看到幾次這樣的新聞報導。又如大甲溪沿河的發電廠停止放水發電時,電廠以下的河段頓時「淺」可見底。這時候所有的魚族就全部集中躲到一些較深的潭水裡來。我就曾看到有二個人在這?荇伬啎U網捕魚,幾個小時之內就捉到百來斤的溪魚。如果水流能經常維持多一些,相信魚族會有更多地方可以躲,也比較不易被捕捉殆盡。

 

2).河川水質嚴重汙染:在全省各河川之中,唯有東部少數河川還較少遭受汙染破壞之外,大部份的河川中、下游均已有某種程度的汙染,有的地區(如大甲溪)連上游都已遭受嚴重汙染。這些汙染的原因不僅只是工業的(如中港溪、後龍溪、大肚溪、曾文溪、二仁溪、花蓮溪等等)和都市的(新店溪、淡水河、大漢溪、頭前溪、大里溪等等)汙染。連農業上的汙染也頗嚴重(蘭陽溪、冬山河、大甲溪、濁水溪、高屏溪等等)汙染。不只是?A藥等急性化學物質所產生的危害,連各種過高濃度有機廢物的大量排放,也會造成河水溶氧不足,水質優養化或水質惡化等等情形,均會使魚類大量死亡,或者無法再生存下去。以高雄愛河在前幾年的整治工作為例,只有清理河川看得見的一小部份,卻無法全盤控制汙染源。難怪最後委託學術單位做養魚試驗時,最耐活的種類竟然是彈塗魚,你可知原因?原來彈塗魚根本就是可以不常住在水裡,而且更喜歡跑到爛泥灘上來躲臭水的魚類,難怪再髒的水也耐何不了它。前幾年,高屏溪下游常有魚類突然大量死亡的情形,差點演變成居民與附近工業區之間的衝突。後來據調查很?i能是較上游阤區有人在河中圍籬養蜆,漁民為了驅除可能吃蜆的魚類,就以施放農藥的方式來消滅雜魚,因而造成了數次魚類大量死亡的情形。

 

3).人類無限制的濫捕:到台灣各地的風景名勝地區去玩,經常看到各地小吃店或餐廳裡擺著各種溪魚待售。有的人以為不吃這些油炸的野生小魚,似乎就不像是到此一遊似的。這些魚類大部份是電捕或是用刺網捉的,而且都是由一些職業漁民經年累月供應的。在前幾年,台灣各地鄉村的早市,也常有村民販售電捕或網捉的溪魚。尤其是一些靠近河川的市鎮,諸如新店、三峽、坪林、竹東、苗栗、卓蘭、東勢、草屯、埔里、竹山、玉井、甲?P、六龜、美濃、旗山、宜蘭和羅東等地特別多。可是好景不常,這幾年來愈來愈不容易看到這類的市集了。筆者在全省各地採集旅行十餘年之間,幾乎每次都會在野外碰到業餘的電魚農民。在本省許多的鄉村中,常常是家家戶戶自備了一套電魚的器具,農戶們一有閒暇就到田溝、河川中捉一些魚蝦來加菜。一些職業捕魚的人更是三三兩兩的在晚上,分組分區的四處圍捕魚類。筆者就曾經碰到一個職業電魚的人,晚上電魚從不開燈,甚至在警察局後面電魚也不曾被捉過,因為沒有人看得到他。目前更厲害的據說還有使用紅外線夜視鏡作業的職業電魚客,實在可怕!電魚是違法?漲甈陛A報上也常刊載被移送法辦的例子。可是電魚的人到處都有,就連台北市鬧區都在販售大批的電魚器材,難怪河川中的魚族無法長命百歲。

 

國人對河川魚族之迫害行為中,最殘酷的當首推毒魚了。任何人都可以很輕易地在鄉間的藥房、農藥店中,買到俗稱白信的氰酸鉀,在水流較緩的河段,或上游水庫停止放流水的時候,將河川澈底洗一遍。在中南部鄉下,經常有村民在春節之前,擇日進行大規模的「洗溪門」。難怪中南部河川中釣魚的人,比起北部要少多了。許多人都以為一般的野生溪魚比養殖魚類好吃而且更補。其實這都是國人虛榮心和好奇心作祟。養殖魚原本也是野生種,只是前人歷經千百年的經驗和育種挑選,才培選出的最適合於我們養殖和食用的種類。因此養殖魚自然比起一般?熙孕苀膠n吃。如果我們知道這種道理之後,應該更能夠接受不吃一般溪魚的建議吧!

 

(三)台灣淡水魚類的保育工作

 

  淡水魚保育的工作,在近幾年如雨後春筍般展開,雖然我們都還不完全滿意,但是大家的工作精神和努力的態度都己被接受了。記得七十三年時,筆者就曾提出一些工作構想,如今回顧一下這十餘年來的成績和繼續進行中的研究及執行工作,或許可以告訴大家,有那些人為了淡水魚類的研究與保育付出了心力。這些工作構想和各單位執行的工作結果,略述如下:

 

()溪流魚類的分類,分佈和生態環境調查;分類部份除了早期的研究工作之外,以台灣大學動物系沈世傑教授與筆者等人,一直從事多年的台灣魚類相調查之外,近年來則繼續以分子系統分類的技術,探討台灣淡水魚類相的形成與演化等問題。最近則又有中央研究院動物研究所邵廣昭教授、李信徹教授、東海大學于名振教授和中山?j學方力行教授等人與研究生,對於部份鯉科和蝦虎科魚類的分類,有更深入的探討研究。除此之外,尚有中央研究院動物研究所張崑雄博士等人,做了櫻花鉤吻鮭形態比較解剖和族群遺傳學研究,同時台大動物研究所、師大生物研究所、東海大學生物研究所和中山大學海洋資源研究所,都有多位研究生進行相關淡水魚類之族群遺傳結構與生物學的研究,論文水平均極為突出。除此之外,尚有多位研究生利用分子技術,進行族群間與種間的類緣關係研究,將本省淡水魚類的研究水平更推進了一步。

 

  本省淡水魚類的相關分佈和生態環境調查方面的工作較多,其中早年以經濟部水資會一直在各地河川所做的長期調查,成績最為可觀。他們已發表了數篇淡水河、德基水庫、高屏溪等地的研究報告,成果頗受側目。近年來台灣省特有生物保育研究中心也進行了相當廣泛的調查與研究,從南投縣、台中縣、雲林縣等地的中部地區一直擴大到東部地區,都有他們相當詳細的調查記錄。十年前,臺大動物系林曜松教授等人對於櫻花鉤吻鮭棲地環境、分部狀況、生態習性,也做了很多年長時間的研究,所作的工作可能是本省空前絕後對於單獨一種淡水魚類(?慦廜_吻鮭)所作的最詳細研究調查。師大環教所汪靜明教授等人做七家灣溪鏟頜魚、台灣纓口鰍生態調查,早年也積極進行本省鏟頜魚的生態和棲地之研究。臺大植病系楊平世教授等從事七家灣溪、北勢溪水生昆蟲,魚胃內含物調查。中央研究院動物所邵廣昭教授等人對於基隆河、曾文溪等地的魚類生態也有相當深入的研究。台中縣東興國小詹見平校長做了數年大甲溪、大安溪、大肚溪、濁水溪及大里溪魚類調查,南投縣瑞峰國中也做了鹿谷鄉清水溝溪生態調查。竹北水試分所也對鏟頜魚的生態和繁殖做了相當多的研究。南部地區則以中山大學海洋資源學系方力行教授等人?A進行了多年的高屏溪魚類生態與高身鏟頜魚生態研究,屏東技術學院戴永禔教授等人,也對於南部地區河川生態做了相當多年的研究。本人則在本省東部秀姑巒溪與立霧溪等地的河口與中上游地區,進行長期洄游性魚類生態之調查。其他尚有許多地區學校所進行的科教專案研究,以及各種工程環境影響評估時所做的調查,對於了解各地溪流魚類的分佈亦有相當大的幫助。

 

()特有種及瀕臨絕種魚類的調查:櫻花鉤吻鮭的保育工作進行十餘年了,除了保護區劃定、人工繁殖、河川棲地改善、攔砂壩改修和補設魚道等實際工作尚未能達到預期目標之外,其餘的生態學基礎調查和研究均臻完成之階段。其次是政府所公佈之第二種自然文化資產的保育類淡水魚--高身鏟頜魚,也已經看到相關的生物學基礎研究,同時對於其棲息地的相關研究和保育的工作,也應該很快的就會有結果才對。除此之外,保育類的蓋斑鬥魚也有詳細的分布與生態研究資料,台灣產的青鑒膜]已經藉由分子系統分類的方法,證實和日本所產的種類是完全不同的族群。台灣省特有生物保育研究中心也積極的展開相關特有種和瀕臨滅絕種類的淡水魚保育研究工作。

 

()建立完善的漁業法令:前幾年漁政單位討論修正漁業法,可惜沒加以考慮淡水魚類的保護法令。相形之下,一些縣市、鄉鎮的基層單位所定的區域性規定,反而更有積極性和實際的效益。例如宜蘭縣政府自定南澳溪的保護規定,就讓南澳溪的保護工作一下子就看到了相當可觀的成績。目前也有一些相關的條文協助辦理各項河川生?A保育工作,例如野生動物保育利用法、水利法等等,多少也有相當程度的輔助功能。

 

()建立河川生態保護區:十餘年前,國內開始了第一件河川生態保育區之籌設工作,促使了全省類似團體的紛紛設立。這個草創的南投縣鹿谷鄉清水溝溪河川魚蝦生態保育區榮生會,也千辛萬苦的在幾年前首先正式成立了。其他尚有台中縣山城生態環境協會,台北縣愛魚協會等等,都陸續的成立,並有相當活躍的表現。目前南投以?峊x中地區是溪流生態保育團體最多的縣市,然而最近數年裡最受社會大眾肯定的則有高雄縣三民鄉楠梓仙溪和嘉義縣阿里山鄉山美村等地的保育工作。也由於這些工作的優越成效受到大家的肯定,陸續的台北縣烏來鄉桶后溪、台東縣海端鄉新武呂溪等地的保育工作也都積極的展開,而且也都有了相當讓人滿意的結果。

 

()魚類放流:近年來,各地縣市政府和民間團體積極的放流魚類,除了放流香魚、鰻魚之外,也放流一些養殖性魚類。可惜尚無法利用原生種魚類進行繁養殖及魚苗放流,實有美中不足之憾!然而有的地區卻因為引進外來種魚類(包括本省不同河川魚類的移植),也已經造成相當程度的生態破壞。例如東部地區引進西部地區極為常?ㄙ熔坉維邥M石央A結果危害到該地珍貴的高身鏟頜魚等種類。台北縣的雙溪也因為有人引進肉食性的唇J,結果讓當地盛產的溪蝦越來越少了。

 

()生態工程的推展:早年台灣各地河川環境因為缺乏相關的生態資訊,因此許多河川工事在規劃之初就缺少保育的構想。然而近幾年來,在許多生態學者的大聲呼籲之下,已經有許多工程單位都會將生態保育的概念結合到?u程之上。例如林務局、水保局、水利局和台電公司等單位所做的各項攔砂壩和堰堤工程都已經逐漸附設有魚道設施,台灣省特有生物保育研究中心也積極展開相關魚道基礎研究。除此之外,許多地區的親水性河濱公園與近自然河川工法的河川整治模式,也陸續在宜蘭、台北、台中和南投等地看到了相當的成果。相信這些河川工程的普及,更可以促進國內相關河川保育工作的推展。

 

7)基礎生態維護放水量的研究與推廣:為了維護河川生態的基本生存條件,生態基礎流量的研究和實施極具重要性,尤其是一些河川水資源高度被利用,或是河川地與周邊環境大量被開發的地區,甚早就應該開始這一項問題的研究。目前世界各地針對河川生態基礎流量的研究工作,除了少數地區因為生態資料較為齊全,而有較多相?鰤臕忖尷R研究之外,大部分的國家都還是正在研究的階段,同時有一些資料也都只是試驗的性質,但是可以看見許多國家對於此問題的重視。

 

國內相關生態基本流量的學術性研究並不多,見諸文字的報告以台電公司馬鞍水利發電計劃之魚道設計與生態維護放水量研究,以及雙溪河川環境生態基準流量評估的報告,算是兩項較早的基礎性研究。但是相關的放流量標準之訂定原則或是考量方法,至今都沒有一套可供參考的標準模式或是方法。因此除了仍應積極收集各國的相關研究先例之外,也希望在台灣發展一些可以應用於本省相關溪流的不同方法。

 

8)保育觀念教育及推廣:諸如林務局、台北縣福和國中、台中縣大林國小等等單位,分別辨理全國性溪流生態保育研討會,中小學自然科教師魚類生態研習會等等工作,對於紮根的教育和推廣工作,均有實際的效果。

 

  除了以上所述說的工作項目及介紹的實例之外,尚有許多積極的研究工作和保護工作在進行,實無法一一列舉。本文除了提出一些淡水魚類保育的重要性,現存的各種問題,以及簡介我們目前在從事的一些研究和保育工作之外,更深切的期許全體淡水河川生態的研究學者及保育工作者,能更密切的聯繫和合作,共同為僅存的一絲魚類生存空間而努力。

 

陸、可供諮詢的單位

 

  如果在各項河川生態調查時,需要請有關的單位或專家協助時,可以就近向以下的各個研究或學術單位,請求支援或是提供國內相關專家學者的資訊。

 

在台北地區有;

中央研究院動物研究所

台灣省立博物館

台灣大學動物系,漁業科學研究所

師範大學生物系

海洋大學漁業系、海洋生物研究所(基隆)

台灣省水產試驗所(基隆)

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保育課

東北角海岸風景特定區管理處(福隆)

 

新竹地區有;

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

水產試驗所竹北分所

 

 

台中地區有;

東海大學生物系

中興大學動物系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

彰化師大生物系(彰化)

台灣省特有生物保育研究中心(集集)

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保育課(東勢)

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保育課(水里)

水產試驗所鹿港分所

 

台南高雄地區;

成功大學生物系(台南)

中山大學生物系、海洋資源學系、海洋生物研究所

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保育課(墾丁)

屏東技術學院森林系、資源保育系

水產試驗所台南分所

水產試驗所高雄分所

 

花東地區;

花蓮師院數理教育系

台東師院數理教育系

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保育課(太魯閣)

東部海岸風景特定區管理處(台東)

水產試驗所成功分所

 

  除此之外,各地的專科學校和農工學校,以及各地中小學的自然科教育輔導團,社教館和文化中心,各種賞鳥或生態保育的團體,均亦能夠提供某一程度的協助,可以就某一些動物協助調查工作。

 

柒、參考文獻

 

  雖然在近幾年裡有較多關於台灣淡水魚類分類、生態等相關的研究,但是相較於先進國家而言,本省各河川之生態研究仍有待加強,但是目前也有一些可以供大家參考的資料,或許對喜好淡水魚類生態研究的人或許有幫助.以下僅將近十年來所知道的部份文獻列舉如下,早期的相關文獻則可以查閱林曜松, 1987, 台灣野生動物文獻 目錄, 農委會76年生態研究第002, :36~42.

 

內政部營建署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 1994, 櫻花鉤吻鮭保育計劃, 49.

 

方力行, 1993, 谷關區自然生態之美--魚類篇, 中台科學技術出版社印行, 59.

 

方力行、陳義雄、韓僑權, 1996, 高雄縣河川魚類誌, 高雄縣政府印行, 215.

 

方力行等, 1990, 台灣電力公司新天輪水力發電工程施工期間生態調查研究計畫(第二年期末報告), 中山大學海洋資源學系, 493.

 

王弘毅, 1995, 台灣溪流中侐搎P馬口魚屬(鯉形目:鯉科)的系統分類與遺傳結構之研究, 東海大學生物研究所碩士論文, 55.

 

王漢泉, 1985, 高屏溪魚類分佈調查, 中國水產月刊, 39224--29.

 

王漢泉, 1986, 大甲溪德基水庫魚蝦類初步調查報告, 經濟部水資會, 12.

 

王漢泉, 1986, 淡水河水系魚類分佈與生態環境關係之研究, 經濟部水資會, 48.

 

余廷基、賴仲義、吳聲淼, 1985, 櫻花鉤吻鮭繁殖試驗, 農委會74年生態研究第003, 14.

 

余廷基、賴仲義、吳聲淼, 1986, 櫻花鉤吻鮭繁殖試驗, 農委會75年生態研究第003, 22.

 

余廷基、賴仲義、黃長俊、楊明道, 1987, 櫻花鉤吻鮭繁殖試驗, 農委會76年生態研究第006, 41.

 

呂光洋、汪靜明, 1987, 武陵農場河域之原產種魚類生態之初步研究, 農委會76年生態研究第010, 86.

 

宋武修, 台灣產光唇屬魚類分類地位之重新界定, 東海大學生物研究所碩士論文,

 

李德旺, 1994, 南投縣河川魚類資源調查, 生物資源調查研討會論文集,91-120.

 

李德旺, 1995, 南投縣的河川魚類, 臺灣省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印行, 60.

 

李德旺、邱啟銘、蔡昕皓, 1995, 台灣中部地區河川魚類之調查(3/5, 臺灣省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八十四年度試驗研究計劃執行成果(動物組), 171196.

 

沈世傑主編, 1993, 台灣魚類誌, 台灣大學動物系印行, 960.

 

沈世傑、曾晴賢、熊致遠, 1991, 臺灣地區病媒蚊防治用土產魚類的調查研究, 臺灣大學動物研究所, 37.

 

沈世傑、曾晴賢、李植堅, 1989, 鹿角坑溪魚類放流及生態研究, 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 48.

 

沈世傑, 曾晴賢, 王慎之, 1991, 翡翠水庫水生動物與水質關係研究(I). 生態保育協會印. 36.

 

沈世傑, 曾晴賢, 王慎之, 1992, 翡翠水庫水生動物與水質關係研究(II). 生態保育協會印. 43.

 

沈世傑, 曾晴賢, 王慎之, 1993, 翡翠水庫水生動物與水質關係研究(III). 生態保育協會印. 105.

 

沈世傑, 曾晴賢, 1994, 外來種魚類對於翡翠水庫生態與水質關係之研究. 生態保育協會印. 28.

 

沈秀雀等編著,1995,水里溪的生物資源,水里鄉自然生態保育協會印行,127.

 

汪靜明, 1990, 大甲溪魚類棲地生態研究及改善,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環境生態研究室, 86.

 

汪靜明, 1993, 台中縣魚類資源, 台中縣政府, 152.

 

汪靜明, 1994, 孑遺的國寶--台灣櫻花鉤吻鮭專集, 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印行, 185.

 

汪靜明, 1994, 武陵地區環境生態, 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印行, 231.

 

汪靜明, 1994, 台灣櫻花鉤吻鮭資源價值與教育, 環境教育季刊, 32):3-13.

 

汪靜明、郭鐘秀,1993,大里溪八十一年度太平、雅大耳、五福、夏田、大突寮、永豐等堤防工程環境監測--魚生物監測.臺灣省水利局.

 

邱健介、林旭宏、李德旺、侯安璟, 1993, 濁水溪流域河川生態系之研究..清水溪生態系之研究臺灣省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八十二年度試驗研究計劃執行成果.

 

邱健介、林維玲、侯安璟、林旭宏、李德旺, 1994, 濁水溪流域河川生態系之研究(2/5.III.竹山至水里段各分支溪流生態系之研究, 臺灣省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八十三年度試驗研究計劃執行成果.

 

邱健介、林維玲、侯安璟、林旭宏、李德旺, 1995, 濁水溪流域河川生態系之研究(3/5.III.霧社地區溪流生態系之研究, 臺灣省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八十二年度試驗研究計劃執行成果.

 

林良恭、戴永禔,1994。瑞岩溪自然保護區動物相及溪流棲地生態調查。林務局南投林管處。

 

林良恭、戴永禔,1994。奧萬大地區脊椎動物資源調查。林務局南投林管處,49.

 

林弘都, 1996, 台灣地區台灣鏟頜魚族群遺傳結構之研究, 師範大學生物研究所碩士論文, 95.

 

林勇欣, 1995, 台灣產極樂吻蝦虎族群間類緣關係之研究, 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專題研究報告, 78.

 

林思民, 1995, 青鑒蔡刓u體去氧核醣核酸控制區之研究, 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105.

 

林培旺、吳祥堅, 1995, 櫻花鉤吻鮭(Oncorhynchus masou formosanus)野生種魚觀察與人工繁養殖試驗, 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研究報告, 25.

 

林維玲, 1994, 高身鏟頜魚之族群分布調查, 生物資源調查研討會論文集,121-158.

 

林曜松, 許嘉恩, 1990, 桶后溪石斥篞膜坏芮A研究, 農委會生態研究第36, 15.

 

林曜松, 1988, 櫻花鉤吻鮭的保育歷程, 大自然, 21:35-37.

 

林曜松、張明雄, 1990, 大甲溪魚類生態調查計畫研究報告, 臺灣大學動物系, 66.

 

林曜松、張明雄, 1991, 大甲溪石奶妤皒s分布研究, 農委會生態研究第002, 16.

 

林曜松、張崑雄, 1990, 台灣七家灣溪櫻花鉤吻鮭族群生態與保育, 農委會79年生態研究第001, 40.

 

林曜松、張崑雄、張瓊文、張耀文, 1990, 武陵農場魚類研究教育中心初步規劃, 農委會79年生態研究第002
, 40.

 

林曜松、張崑雄、詹榮桂, 1991, 台灣大甲溪上游產陸封性鮭魚的現況, 農委會林業特刊第39:166-172.

 

林曜松、曹先紹、張崑雄, 1989, 櫻花鉤吻鮭之生殖生態與行為研究, 農委會78年生態研究第008, 18.

 

林曜松、曹先紹、張崑雄, 1989, 櫻花鉤吻鮭的生態與保育, 國立台灣大學系生態研究室, 12.

 

林曜松、曹先紹、張崑雄、楊平世, 1988, 櫻花鉤吻鮭生態之研究()族群分布與環境因子間關係之研究農委會77年生態研究第012, 39.

 

林曜松、曹先紹、莊鈴川、戴永禔, 1993, 櫻花鉤吻鮭棲地之調查研究(1)-以七家灣溪上游、雪山溪為主, 農林廳林務局保育研究系列-82-07, 40.

 

林曜松、梁世雄, 1986, 鮭鱒魚類生態, 農委會林業特刊第九號, 21-38.

 

林曜松、曾晴賢, 1985, 南仁山淡水魚類及水生無脊椎動物簡說, 內政部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 12.

 

林曜松、楊平世、曾晴賢, 1988, 雙溪河域魚類之復育暨設置溪釣場規劃經營管理之研究, 內政部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 112.

 

林曜松等, 1986, 自然文化景觀保育論文專集()鮭鱒魚保育專集, 98.

 

林曜松等, 1988, 櫻花鉤吻鮭生態之研究(), 行政院農委會,50.

 

林曜松等, 1988, 櫻花鉤吻鮭生態之研究(), 行政院農委會,93.

 

邵廣昭,1994,基隆市河川魚種調查計劃,基隆市政府環境保護局,89.

 

邵廣昭、沈世傑、丘臺生、曾晴賢, 1991, 台灣魚類之分布及其資料庫, 台灣生物資源調查及資訊管理研習會論文摘要, 13.

 

邵廣昭、沈世傑、丘臺生、曾晴賢,1991, 台灣魚類之分布及其資料庫,台灣生物資源調查及資訊管理研習會論文集,173206.

 

邵廣昭、林沛立, 1991, 溪池釣的魚--淡水與河口的魚, 渡假出版社印行, 240.

 

邵廣昭、陳義雄,1994,曾文溪流域魚類相與其分布棲所之初步研究,台灣西部環境變遷與資源管理之研究:(1)曾文溪流域研究論文彙報,周昌弘主編,193-216.

 

邵廣昭、曾晴賢,1992,觀賞魚准許或不准許進口名錄之修訂研究(I),臺灣省漁業局及行政院農委會,79.

 

邵廣昭、曾晴賢,1993,觀賞魚准許或不准許進口名錄之修訂研究(II),臺灣省漁業局及行政院農委會,97.

 

邵廣昭主編,1996,台灣常見魚介貝類圖說(下)---魚類,台灣省漁業局印行,282.

 

邱建介, 1991, 探尋國寶魚-櫻花鉤吻鮭魚的故鄉, 台灣林業, 17(8):25-29.

 

張士晃, 1994, 哈盆溪台灣鏟頜魚之族群生物學研究, 台灣大學動物研究所碩士論文,

 

張石角、1989, 櫻花鉤吻鮭保護區規劃, 農委會78年生態研究第010, 78.

 

張明雄, 1989, 有勝溪台灣纓口鰍之生態學研究, 師範大學生物研究所碩士論文, 77.

 

張崑雄、吳英陵, 1985, 櫻花鉤吻鮭 (台灣鱒) 復育現況及展望, 台灣農業, 22(4):32-37.

 

曹先紹, 1988, 武陵農場櫻花鉤吻鮭族群分布與環境因子間關係之研究, 台灣大學動物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44.

 

莊鈴川, 1988, 櫻花鉤吻鮭資源生物學的基礎研究, 台灣大學動物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莊鈴川, 1988, 櫻花鉤吻鮭 (Oncorhychus masou formosanus) 資源生物學的基礎研究, 台大漁業科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92.

 

陳兼善,(于名振增訂) 1984, 台灣脊椎動物誌(上、中、下冊), 第二次增訂版台灣商務印書館.

 

陳義雄, 1994, 台灣產褐吻蝦虎相似種群系統分類之研究, 中山大學海洋資源所碩士論文, 112.

 

陳義雄、方力行, 1995, 高屏溪台灣特有及保育魚種之現況及危機, 大自然季刊, 45:42-45.

 

陳義雄、邵廣昭、方力行, 1994, 台灣南部河口及紅樹林區之蝦虎魚類相之初步研究, 海岸溼地生態及保育研討會論文集, 156165.

 

陳義雄、韓僑權、方力行, 1995, 高屏溪的洄游與河口魚類群聚, 大自然季刊, 46:44-49.

 

彭弘光, 湯弘吉, 1986, E魚生物學的初步研究, 台灣省水產試驗所試驗報告, 40:105-111.

 

彭弘光, 湯弘吉, 1988, E魚受精卵之發生及魚苗培育, 台灣省水產試驗所試驗報告, 44:85-90.

 

彭弘光, 湯弘吉, 1989, E魚之人工配合飼料養殖試驗, 台灣省水產試驗所試驗報告, 46:105-111.

 

彭弘光, 湯弘吉, 1990, E魚仔稚魚培育試驗, 台灣省水產試驗所試驗報告, 48:115-119.

 

彭國棟等編,1996,雲林縣的野生動物,台灣省特有生物保育研究中心印行,106.

 

曾晴賢, 1986, 臺灣的淡水魚類, 臺灣省教育廳, 183.

 

曾晴賢, 1990, 臺灣淡水魚(), 行政院農委會, 145頁< /FONT>.

 

曾晴賢, 1992, 台灣纓口鰍之粒線體基因組和台灣產平鰭鰍科魚類之分子演化的研究, 台灣大學動物研究所博士論文, 163.

 

曾晴賢, 1992, 太魯閣國家公園區域內溪流動物之研究. 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印.45.

 

曾晴賢, 1992, 校園及住家附近的水生動物.收錄於教育部編印自然生態保護教育圖鑑IV(動物生態)144-154 .

 

曾晴賢, 1993, 保育台灣河川資源的魚道工程.新竹市國民小學教師環保教育研習營論文集. 10-18.

 

曾晴賢, 1994,秀姑巒溪河川資源保育及利用之研究.東部海岸風景特定區管理處印行, 78.

 

曾晴賢, 1994, 櫻花鉤吻鮭族群調查與觀魚台附近河床之改善研究, 內政部營建署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印行, 24.

 

曾晴賢, 1995, 櫻花鉤吻鮭復育研究, 內政部營建署雪霸國家公園管理處印行, 24.

 

曾晴賢, 1996, 台灣溪流魚類之生物地理研究, 海峽兩岸自然保育與生物地理研討會論文摘要, 1112.

 

曾晴賢, 李淑珠譯, 1987, 魚道的設計指南及案例, 中國水產, 41921-28.

 

曾晴賢, 林勇欣, 1996, 台灣與大陸產極樂吻蝦虎族群間類緣關係之研究, 中國生物學會八十五年度論文發表會摘要集, 66.

 

曾晴賢, 林思民, 1996, 台灣與日本產青鑒蔡刓u體DNA控制區之定序與比較, 中國生物學會八十五年度論文發表會摘要集, 65.

 

曾晴賢, 陳懸弧, 1995, 躍動的生命-秀姑巒溪的生物世界, 東部海岸風景特定區管理處印行, 130頁 (印刷中)

 

曾晴賢, 陳懸弧, 賴春福, 1992, 太魯閣國家公園砂卡礑溪溪流生態之旅. 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印. 56.

 

曾晴賢, 詹見平, 1993, 適用於鄉土教學的台灣淡水生物.鄉土教學資源研討會論文集花蓮師院編. 72-86.

 

曾晴賢, 蕭仁傑, 1996, 以耳石技術探討大吻蝦虎的生活史, 1996年動物行為及生態研討會報告摘要, 8.

 

曾晴賢, 蕭仁傑, 1995, 秀姑巒溪洄游性魚苗溯河行為的研究, 第三屆野生動物行為研討會論文摘要, 9.

 

鄭明修, 詹榮桂, 馮豐隆, 曾晴賢, 楊正澤, 1994, 東北角海岸風景特定區自然生態資源調查與監測(一), 觀光局東北角海岸風景特定區管理處印行, 206.

 

鄭明修, 詹榮桂, 馮豐隆, 曾晴賢, 楊正澤, 1994, 東北角海岸風景特定區自然生態資源調查與監測(二), 觀光局東北角海岸風景特定區管理處印行, 184.

 

詹見平, 1986, 大甲溪魚類調查研究, 臺中縣新社鄉大林國民小學, 75.(未出版)

 

詹見平, 1989, 大甲溪的魚類, 臺中縣新社鄉大林國民小學,58.( 教育部專案補助 )

 

詹見平, 1990, 大甲溪魚蝦生態調查報告, 臺中縣新社鄉大林國民小學, 49.( 教育部專案補助研究 )

 

詹見平, 1991, 臺灣中部溪流的自然科教學資源調查, 臺灣省政府教育廳.( 第一屆教育學術論文發表會 )35.

 

詹見平, 1991, 大安溪的魚類生態, 中國水產月刊, 46321--61.

 

詹見平, 1992, 大甲溪生物誌, 臺中縣新社鄉大林國民小學, 111.

 

詹見平, 1992, 魚類教材觀察園設置探討, 臺灣省政府教育廳.(第二屆教育學術論文發表會)47頁.

 

詹榮桂, 莊鈴川, 林曜松, 張崑雄, 1991, 台灣陸封型櫻 鮭型質測定及其他Oncorhynchus屬魚種間之比較研究, 農委會生態研究第001.

 

賴建盛, 1996, 防砂壩對櫻花鉤吻鮭物理棲地影響之研究, 台灣大學地理研究所碩士論文, 112.

 

戴永禔, 1992, 台灣櫻花鉤吻鮭之族群生態學研究, 台灣大學動物學研究所博士論文, 121.

 

戴永禔,1994。荖濃溪高身鏟頜魚分布與保育策略。林務局。

 

戴永禔,1994。叉尾的日本禿頭鯊。野生動物彙報與通訊 2(4):2

 

戴永禔,1994。櫻花鉤吻鮭瀕臨絕種問題解析與保育策略。野生動物彙報與通訊, 2(2):11-12

 

戴永禔,1995。臺灣石 (Acrossocheilus paradoxus)之生物學研究。海洋生物博物館籌備處。

 

戴永禔,1995。臺灣石 (Acrossocheilus paradoxus)在台東縣太麻里溪的出現記錄。野生動物彙報與通訊 3(3):6-7 

1995。分辨高身鏟頜魚與台灣鏟頜魚的簡易方法。野生動物彙報與通訊, 3(2):16-7

 

戴永禔,1995。高身鏟頜魚保育和經營建議。野生動物彙報與通訊 3(1):11-14

 

戴永禔、王建平、侯平君,1993。鱧魚(Channa maculata)以平頜芊]Zacco platypus)為?飽C野生動物彙報與通訊 1(3):10

 

韓僑權、陳義雄、方力行, 1994, 高屏溪魚族生態分布及現狀, 大自然季刊, 45:34-41.

 

嚴俊雄, 1993, 哈盆溪台灣馬口魚族群生態學之初步探討, 師範大學生物研究所碩士論文, 66.

 

蘇六裕, 1993, 高身鏟頜魚棲地利用及生態特性研究, 中山大學海洋生物研究所碩士論文, 59.

 

Aonuma, Y., 1992, Review of the genus Rhinogobius (Pisces: Gobiidae) in Taiwan. Ms. thesis, University of The Ryukyus, 79pp.

 

Aonuma, Y., T. Yoshino and C. S. Tzeng, 1990, Studies on Rhinogobius fishes found from Central and Northern Taiwan. Abstracts for the 23th annual Meeting of Ichth. Soc. Japan, :23.

 

Aonuma, Y., T. Yoshino and C. S. Tzeng, 1992, Fishes of the genus Rhinogobius found in Taiwan with notes on their zoogeography. Abstracts for the 25th annual Meeting of Ichth. Soc. Japan,:36.

 

Aonuma, Y., C. S. Tzeng, and etc, 1995, Morphological and genetic variation of Rhinogobius nagoyae with notes on its zoogeography. Abstracts for the 28th annual Meeting of Ichth. Soc. Japan, :28.

 

Chen, I. S., C. C. Han, and L. S. Fang, 1995, A new species of freshwater goby, Schismatogobius ampluvinculus (Pisces: Gobiidae) from southern Taiwan. Zool. studies 34(3):200-205.

 

Chen, I. S., C. C. Han, and L. S. Fang, 1995, A new record of freshwater gobiid fish, Schismatogobius roxasi (Pisces: Gobiidae) from southern Taiwan. Bull. Nat. Mus. Natu. Sci.

 

Chen, I. S., K. T. Shao, and L. S. Fang, 1996, Three new records of gobiid fish from the esturay of Tzengweng River, south-western Taiwan. Taiwan Mus. 49(1):1-5.

 

Chen, I. S., and K. T. Shao, 1996, A taxonomic review of the gobiid of Rhinogobius Gill, 1859 from Taiwan, with descriptions of three new species. Zool. Studies 35(3):

 

Day, Y. T., H. S. Tsao, K. H. Chang, and Y. S. Lin, 1993, Spatial and temporal changes of Formosan landlocked salmon (Oncorhynchus masou formosanus) in Chichawan stream, Taiwan. Bull.Inst. Zool; Academia Sinica 32:87-99.

 

Day, Y. T., Y. S. Lin and K. H. Chang. 1993. Conservation of cherry salmon in

Taiwan. Oryx 27(1):49-50.

 

Lee, S. C., and J. T. Chang, 1996, A new goby, Rhinogobius rubromaculatus (Teleostei: Gobiidae), from Taiwan. Zool. Studies, 35(1):30-35.

 

Tsao, E. H. S., 1995, An ecological study of the habitat requirements of the Formosan landlocked Salmon (Oncorhynchus masou formosanus). Ph.D. Dissertation of 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 Fort Collins, Colorado, USA. 213pp.

 

Tzeng, C. S., 1986, Distribution of the freshwater fishes of Taiwan. Jour. Taiwan Mus., 39(2):127-146.

 

Tzeng, C. S., S. C. Shen and P. C. Huang, 1990, Mitochondrial DNA identity of Crossostoma (Homalopteridae, Pisces) from two river systems of the same geographical origin. Bull. Inst. Zool. Acad. 29(1):11-19.

 

Tzeng, C. S., C. F. Hui, S. C. Shen, and P. C. Huang, 1992, The complete nucleotide sequence of the Crossostoma lacustre mitochondrial genome: conservation and variations among vertebrates. Nuclear Acid Res., 20(18):4853-4858.

 

Tzeng, C. S., 1985, Studies on the distribution of the freshwater fishes of Taiwan. Abstract in Proc. of the 2nd Indo-pacific Fish Conference. June, Tokyo, Japan.:960

 

Tzeng, C. S.,S. C. Shen, and P. C. Huang, 1989, Mitochondrial DNA identity of Crossostoma (Homalopteridae, Pisces) from two river systems of the same geographical origin. Abstracts of papers of 3rd Indo-Pacific Fish Conference on the Systematics and Evolution, Wellington, New Zealand.:93

 

Tzeng, C. S., S. C. Shen, C. F. Hui, and P. C. Huang, 1989, The mitochondrial genome of Crossostoma lacustre from Taiwan. Sino-Japanese Colloquium on Fish Systematics. NTU, Taipei, R.O.C.

 

Wang, C. M. J., 1989, Environmental quality and fish community ecology in an agricultural mountain stream system of Taiwan. Ph.D. Dissertation. Iowa State Univeisity. Ames, Iowa, USA. 138pp.

 

 

 

台灣河川洄游性生物的研究

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曾晴賢

  1. 前言
  台灣位於亞洲大陸棚邊緣,全島略呈南北走向的甘藷型。從島之最北端─富貴角至最南的鵝鑾鼻,最長約380公里。中部之平均寬度,東起秀姑巒溪口,西至濁水溪口,約有140公里。全島海岸線長達1,144公里以上。加上本島四周有澎湖群島、小琉球、蘭嶼、綠島、龜山島、基隆嶼、彭佳嶼等島嶼,形成一個具有廣闊的沿岸及近海水域。也由於本島中部正為北回歸線所經過,基本上是一個亞熱帶的島嶼。本島東側又有黑潮主流帶來的溫暖海水,因此除了終年生活於純淡水中的魚類之外,還有極豐富的河海洄游性魚類。

 

  本島之主要分水嶺為中央山脈,縱貫全境呈東北到西南的走向,其餘的幾座山脈,分別是雪山山脈、阿里山山脈、玉山山脈和東海岸山脈,都是和中央山脈平行的走向,因此所有的水系都在這些山脈之間穿流,大部分河川多為東西向,或是東北──西南的走向,分別流入太平洋或是台灣海峽,河流因為地理的關係,大都短促而且沒有明顯的上中下游的區分。由於地理位置與氣候的關係,在旱季裡各河川的水量甚缺,然而每逢雨季即成澇,尤以颱風季節每每洪水為患。雖然本省全年降雨量甚為豐富,但是約有78%之年雨量集中於五至十月之間因為西?n氣流所引進的水氣,或是颱風所帶來的豪雨。除此之外的秋冬季節裡,除了少數東北季風迎風面的地區以外,大部分的地區都有一個相當長的枯水期。本島之山脈多屬沈積岩及變質岩,性質脆弱易斷裂,風化情形甚嚴重。又因降雨強度大,和水流速度快,土壤侵蝕嚴重,繼而影響到本省河川環境相當不穩定。

 

  全省河川甚多,列為主要河川者有十九條,次要河川三十二條,普通河川百條,大都係河短流急。其中以濁水溪為最長,亦僅186公里,高屏溪次之,為170公里。由於本島之都市開發集中於各河川下游附近,加上各河川有限水資源的過度利用,因此各地水汙染之情形頗為嚴重。

 

雖然台灣的河川比不上其他地區的廣闊與源遠流長,但是也孕育了許多寶貴的淡水生物,其中所生存的淡水魚類至少有170種以上,淡水蝦蟹類則有六十餘種之多,這種豐富的淡水生物相一直是我們引以為傲的事。但是由於我們以往對於這些生物的研究基礎相當薄弱,因此許多生態背景知識極為缺乏,導致許多相關保育研究工作無法順利進行,甚至許多保育工作都因為缺乏這些生態知識,所以都有事倍功半的感覺,其中河川中魚道建設的問題可?H說是最嚴重的一項了。我們為了想要設法彌補這項缺失,因此在近年來積極從事這一類洄游性生物的生態研究,希望可以提供相關生態資料給從事生態工程的朋友參考,否則像魚梯設計失敗的罪過應當是生態界所應當負責的。

 

二、洄游性生物簡介

 

如果我們要對於水生生物的習性做一個區分,可以將它們生活的場所做一個區分,因此會有所謂淡水魚和海水魚的不同。但是由於河川和海洋相通,如何在河口區劃出一個明確的界線以區別河川和海洋的分界,本來就是極為困難的事。縱使很勉強的給予一個分界線,你卻又會發現到有一些魚,可以在兩個被個為我們視為截然不同的水域中來去自如,你如何稱呼它們呢﹖是淡水魚或是海水魚﹖

 

  我們所說的淡水魚在廣義上係泛指所有能夠自淡水河川或是靜水域中所能捕獲的魚類。但是根據達林頓( Darlington, 1957 )按照魚類生態的區分, 依魚類對於不同鹽分(海水)的適應生存能力為基準,可以將淡水魚類劃分成為三群;分別是初級性( Primary Division ),次級性( Secondary Division )和周緣級性( Peripheral Division )淡水魚。

 

  在所有的台灣產淡水魚中,我們可以按照這種區分法,分別給予較明確的區分。

  (1)初級性淡水魚類:這是終生只能在淡水水域中生活的魚類。何如本省產的鯉科、鰍科、平鰭鰍科、鯰科、塘蝨魚科、黃顙魚科、鰍科魚類等等。

 

  (2)次級性淡水魚類:係指大部份時間生活在淡水水域中,但是可以短時期生活在海水域中之魚類。如慈鯛科、胎生鑒蓮黖戊衛。

 

  (3)周緣級性淡水魚:本類淡水魚對於海水的適應力極強,包括溯河性魚類(鮭科、香魚科和部分蝦虎科魚類等),降海性魚類(鰻鱺科、湯鯉科和許多蝦虎科魚類等)以及一些偶而溯入河川中生活的海水性魚類(鯔科、條紋雞魚科、塘鱧科、海龍科、雙邊魚科等等)。由本省四面環海,每一條河川都流入海中,所以周緣級性的魚類應當極為普偏。但是由於各河口較缺乏詳細之調查資料,因此仍有許多河口性魚類未曾有詳細紀錄。

 

最近也有許多日本學者(後藤等,1996),再將洄游魚的分類做更詳細的區分,簡列如表一;

 

 

表一:洄游魚的分類(摘自後藤等,1996

I﹒洄游性魚類

 

A﹒降河洄游魚(Catadromous fish),例如鰻魚﹒

 

B﹒溯河洄游魚(Anadromous fish)

C﹒兩側洄游魚(Amphidromous fish)
    1. 兩側洄游型個體群(Amphidromous population),例如香魚、吻蝦虎、杜父魚﹒
    2. 河川.湖沼型個體群(Fluvial-lacustrine poppulation)、例如湖香魚﹒
    3. 湖沼型個體群(Lacustrine population),例如湖產杜父魚﹒
 

 

II﹒非洄游魚類(Non-diadromous fish)

 

  1. 河川魚(Fluvial fish),例如台灣鏟頜魚、鯉魚、鯽魚﹒
  2. 河川.湖沼魚(Fluvial-lacustrine fish),例如大眼華扁﹒
  3. 湖沼魚(Lacustrine fish),例如日本鯽﹒
  4. 汽水魚(半淡鹹水魚)(Brackish water fish),例如烏魚、鱸魚﹒
  5. 海水魚(Marine fish),例如鯖魚、旗魚﹒
 

  台灣產的淡水魚約在一百七十種以上,大約有一半是初級性的淡水魚(純淡水生活之魚類),其中有二十餘種以上是本省特有種或特有亞種。以台灣如此狹小之島嶼,竟有如此豐富之淡水魚類,實在是值得我們驕傲,也因此更需要我們珍視它們。

 

  在台灣的每一條河川中,生物種類之組成都有其特異之處。沒有兩條河川有相同的魚類分布,甚至是同一條水系的兩條支流都有不同的魚類組成。雖然我們至今仍未能清楚的了解到每條河川的魚類相,但是天然環境變化和人為改變環境等兩種因素,會將一些特別的生物組成改變,甚至是澈底毀滅。為了讓這些原本就棲息在自然河川中的生物得到應有的尊重和照顧,我們得要注意到一些特別的經營和保育之問題。如果我們忽略了這個問題,我們將會失去極為珍貴的資源,其損失將是不可估計。

 

  因人類的行為而導致台灣淡水河川的改變,可以分為三大類:物理性、化學性和生物性。巨大的物理性改變係指人為建造攔河堰或水庫,改變了水流變化,影響水溫──通常係降低了上游的水溫而提升了下游的水溫,阻斷魚類找尋適當水域產卵覓食的生理需求。這個時候就必須有類似魚梯的保育措施,才能讓許多洄游性的魚類得以越過各種人工的障礙物。

 

  雖然近年來各地有一些魚道、魚梯的設計,逐漸改善了這種阻隔的障礙,但是因為基本資料的不足,設計和施工仍未能完全發揮其功能。因為台灣每一條河川之間或是每條河川的不同河段,都有不同的魚類需要不一樣的魚道。然而目前我們所看到的魚道設計大都是一個模子,都是教科書中所介紹的溫帶型洄游性鮭鱒魚類所用的傳統形式魚道。因此對於亞熱帶的台灣魚類而言,使用上實在不方便。

 

在以往我們所調查過的台灣各地魚道設施而言,現有的數十座魚道之中,除了極少數還算是能夠發揮功能之外,大部分的魚道都有許多共同的缺點,甚至有一半左右的魚道已經毀壞或是近於毀壞的程度。就整體的問題來分析,大致上發現本省現有魚道的生態性問題包括有;

 

1)魚道設計的適用對象不恰當;本省大部分的魚道都是參考教科書的範例,而以寒帶性的洄游性生物為對象魚,完全忽略亞熱帶洄游性魚類的不同需求。因此千篇一率的設計基準並未見到有不同生態需求的考量,例如河川上中下游不同河段中的洄游性生物,會因為種類和體型大小的不同,所需要的水理條件基準有很大的差別,但是幾乎沒有一個魚道考慮到這些問題。例如雙溪貢寮取水堰與知本攔河堰的魚道,主要都是小型洄游性蝦虎和?蟑]是最主要的使用魚種,坪林攔河堰是小型香魚和鯉科魚類幼苗為最主要使用的對象,但是這些魚道的落差和水理條件都是用大型魚類的標準來設計的,因此使用上極為不便。

 

2()同一魚道缺乏可供不同魚類使用的多重考量;大部分的魚道都只是單一規格,幾乎都是給跳躍性或是游泳能力極強的種類使用,對於那些攀爬性或是黏貼性的生物種類較不易使用現有的魚道,例如平鰭鰍類、鰍類、蝦虎、鰻魚和蝦蟹類等等,運動的方式不同於一般的鯉科魚類,因此應當有特殊的魚道模式。

 

也因為以往根本沒有任何相關洄游性生物的生態資料,所以無法設計出優良的魚道,這正是我們應當設法解決的問題,以下就以這樣的出發點,簡略的介紹一些台灣的洄游性生物,以供大家的參考。

 

三、河川內洄游性魚類

 

像我們所熟知的櫻花鉤吻鮭和台灣島內最普遍的台灣鏟頜魚,都是會在河川內洄游的種類,因為它們必須在產卵的季節裡,由平常分散在水溫較高的河段,溯河到水溫較低的河川上游產卵。例如櫻花鉤吻鮭平常可以分布到水溫16度左右的水域,但是產卵地區的水溫水溫必須低於12度,否則所產的卵就會孵不出來。因此像七家灣溪那裡的河川被幾個攔砂?礞薯谷n幾段,又沒有魚梯的設施,所以在我們幾年來的調查裡都發現,有許多魚沒有辦法溯到適當低水溫的上游,只好將就的擠在一些根本不適合產卵的攔砂壩下方產卵,這種將就的結果根本不用我說大家一定猜得到,當然是全軍覆沒了!

 

另一種大家常見的台灣鏟頜魚,也是在平常水溫20度左右的溪流中廣泛分布,然而在產卵季節裡,成魚就會千方百計的溯到水溫低於15度以下的河段產卵,因此每年在春秋兩季裡都可以發現到許多台灣鏟頜魚的成魚在溯河。

 

台灣目前在北部地區幾個水庫(翡翠水庫和石門水庫)裡的香魚,和一些溪哥(粗首獵和平頜獵)的幼苗,大都在水庫區域裡繁殖成長,但是到了每年梅雨季節的時候,就會成群的往河川上游溯河,主要是尋求更好的覓食場所。因此這段時間都有許多小型的魚苗溯河,在一些急湍附近經常可以看到蹦蹦跳跳的小魚,一些沿岸的居民就擺一些籮筐在急流附近,等待小魚自動的跳進來。

 

這些河川內的生物在不同的季節裡,會在河川中上上下下的游動,主要的運動模式都是以跳躍形為主。這一些部分的生態還需要有更多的人參與研究,例如每個地方洄游的種類為何?洄游時的魚類游泳速度有多快?能夠跳多高?這些基本資料目前都還是不夠,所以有必要繼續加強。

 

四、河海洄游性生物

 

台灣有許多的河海洄游性生物,大概有一百種左右的魚類,三十種左右的蝦蟹類。在這些種類之中,有一些是降海產卵的種類,例如鱸鰻、白鰻、東西兩岸的兩種毛蟹、大部分的沼蝦和米蝦都屬於這種類型。由於台灣河川環境的特殊,每一條河川中的洄游性生物的種類組成與洄游生態都不完全一樣,因此本次所介紹的洄游性生物生態,主要以本省東部秀姑巒溪為例,至於其他地區的同一物種,則會因為緯度的不同,以及地理環境因素(例如雨季)的不同而有差異,因此有必要加以修正。

 

目前在秀姑巒溪記錄到的洄游性魚類約有十五種,其中以大吻蝦虎數量最多,日本禿頭鯊次之,其餘尚包括一些珍貴稀有的蝦虎科魚類、湯鯉科、塘鱧科、鯔科和富經濟價值的鰻苗等等。從耳石的技術我們可以清楚地知道這些魚苗的仔稚魚在太平洋沿海度過一段時期之後便會進入河川進行另一階段的生活史,以大吻蝦虎和日本禿頭鯊為例,各自在海洋中約度過了一個月和七個月才進入秀姑巒溪,之後依各種物種的游泳能力、攀爬能力以及生活環境條件要求的不同而分布於不同的河段,根據我們最近的研究調查、已經知道大吻蝦虎和日本禿頭鯊可以洄游至玉山國家公園境內?漫堔w拉庫溪中下游,距河口約80公里之遠,尤其日本禿頭鯊竟能爬過十幾公尺高的瀑布進入到黃麻溪,其溯河能力實在是蔚為奇觀。

 

洄游性蝦虎的溯河活動是從早上開始,中午是溯河的高峰期,一直到了天黑才結束。由於這些蝦虎都是集體的運動,因此短短幾個小時便可捕獲超過十萬隻以上,大部分是大吻蝦虎和日本禿頭鯊。而尾隨這些遷徙性蝦虎之後的是一些較大型的掠食性魚類如棕塘鱧,也會一同被捕捉。鰻苗和蝦苗則在夜間遷徙,捕捉到的鰻苗以鱸鰻居多,白鰻在河川內較少而在冬季河口的撈捕則較多。蝦蟹苗在數量多的時候則可見到成群結隊的上溯。

 

以往為大家最熟知的洄游性魚類便是屬溫帶地區的鮭魚,不但其經濟價值高,更因其洄游過程歷經各種艱辛與困難而廣為世人所熟知。但在屬於亞熱帶氣候的台灣卻有著與洄游性鮭魚同等地位的洄游性生物-蝦虎科魚類。蝦虎因其經濟價值低而體型又小,因此常被忽略,但此科魚類卻是亞熱帶地區的代表性河海兩側洄游性魚類。它的洄游行為所造成的生物奇觀和生物學上所具的意義卻絕不亞於屬溫帶地區的鮭科魚類。

 

台灣河川中洄游性的蝦虎魚類可能有十餘種,大部分的蝦虎都是在淡水河川中上游的石頭底部產卵。親魚會選擇適當的扁平石頭為產卵場,並將石頭底部的底沙清除,用嘴巴挖出一個小洞穴,再將卵塊黏附在石頭底部。幼魚將在數天之後孵化並於一至二天之內隨水流入海中,在海洋中度過一段浮游時期。這段海洋生活時期的長短因魚種的不同而異,例如日本禿頭鯊在海洋中約度過六∼七個月,而大吻蝦虎則只在海洋中度過一個月。經過一段海洋的浮游時期之後,這些幼魚便集體從海洋上溯到淡水河川內。進入河口之後的蝦虎便進入了一個截然不同的生命?布q,這些魚苗通常是成群活動,因為物種間的生存競爭和外在環境的壓力,使得大部份的魚苗繼續地往上游河段遷徙,這和鮭魚為了產卵而上溯其目的是不同的,但卻同樣造成了洄游的生物奇觀。

 

大吻蝦虎開始大量溯河的時間主要發生於農曆的三月底開始,一直可以持續至六月底。上溯魚苗大部分是在農曆月底的大潮附近數天和農曆月中,並且只利用漲潮的時機進入秀姑巒溪。魚苗皆是利用潮水從低潮回漲到高潮的時機溯河,約是在當天第二次潮的最高潮前後約五個小時中進行溯河,就在這短短的幾個小時中溯河的魚苗數量約在數萬隻到十幾萬不等,因此其壯觀的程度便可想而知了。

 

進入河口之後的大吻蝦虎會在河口區域,也就是長虹橋以下到入海口的廣大流域,滯留一段時間,依去年取大吻蝦虎耳石,觀察輪數的結果得知其停留時間長短分為兩種;在大量族群溯河發生之前,也有少數魚苗先行進入河口,也就是在二、三月時溯入秀姑巒溪,則這些族群將停留在河口約一個月。在主要族群大量集體溯河時,也就是在四、五、六月時,這些魚苗則停留在河口時間較短,大約十天左右。至於為何有這種停留時間的差異,可能是由於水溫和溯河數量的多寡而有所不同。二、三月時水溫尚低,魚苗的活動力較弱,而且溯河的數量極少,魚苗?‘穻s競爭的壓力較小,故造成遷移的動力也較弱。四、五、六月時水溫回升,而上溯魚苗的數量每次可能從數萬到十幾萬,所造成的生存壓力已大到迫使魚苗必須早日繼續溯河。

 

經過在河口區域的停留之後,透明的大吻蝦虎魚苗也從全長1.8㎝成長到2.3㎝左右,隨即便集體地往上游遷徙,其上溯行為皆發生在白晝,夜間則是在岸邊緩流或淺流處休息。魚苗上溯時,若數量極多,便排成約二十公分寬的帶狀,若數量較少時,便成一群一群分散的群體,沿岸邊約一公尺以內的距離往上游游去。游泳速度約0.2~0.25 m/sec。如果水流速度過快,則會以腹部吸盤吸附在急流邊的淺水區或是溼潤壁上,慢慢的攀爬上去。

 

在秀姑巒溪中另一種主要的洄游性蝦虎是日本禿頭鯊,也是當地居民最喜愛的吻仔魚。其在海洋中約度過六∼七個月的浮游時期,之後便分批集體溯入秀姑巒溪。第一次大規模集體溯河是在農曆年左右開始,其溯河行為一直到颱風季節之前都還持續著。數量最多的季節在二∼五月之間。來到河口處的日本禿頭鯊全長約3.5㎝,不但體型約為大吻蝦虎的兩倍,其游泳能力也比大吻蝦虎強。日本禿頭鯊在出海口處以及長虹橋上游的溯河行為和大吻蝦?篜似,就連前進的路徑都一樣,但是在河口區域的停留時間較短,約一至二天之後便繼續集體上溯。

 

在魚類之中, 鱸鰻和白鰻是本省最珍貴的洄游性魚類﹐然而在河川中以則以鱸鰻的數量較多。白鰻主要是棲息於本省北部河川下游和河口地區﹐南部地區和河川中上游河段則較少。鰻魚的洄游行為至今只約略知道其概況﹐但是仍未完全了解清楚真正的情形。以白鰻為例﹐成鰻大多在秋冬之際下海﹐在本省東南方數千公里的馬里亞納群島附近﹐北緯1416度﹐東經134143度的太平洋中產卵。每尾成鰻可以產出約700800萬粒的卵。卵孵化後是為扁平狀的柳葉?炭?/font>(leptocephalus)﹐體長約為715公分。約經半年以上的漂流變態﹐在每年冬季時游至海岸河口附近﹐是時體長約56公分﹐身體已變態呈細長的透明狀。這些鰻苗大都先棲息於河口感潮河段的泥地中﹐一直到初夏時才逆流而上﹐在河川中、上游成長。可長至數公斤重﹐經濟價值極高。

 

鱸鰻的鰻苗終年在各地溪口都可以發現﹐但是以夏季五、六月之間最多。透明的鱸鰻鰻苗雖然目前仍舊不清楚它的出生地、但是由日輪的分析可以看出也已經出生六個月左右了。這些鱸鰻鰻苗會毫不停留的繼續往河川上游溯河、但是因為環境條件的關係,只有極少數的鰻苗可以長大成為大型鱸鰻。這些鰻苗溯河的時候都以蛇狀的擺動和黏貼的方式鑽行於淺水邊,因此在設計魚道的時候,必須有特別的鰻魚道,或是在一般的魚道內附設可供鰻 魚攀爬的繩索,才能夠讓鰻魚順利上溯。

 

根據經年在秀姑巒溪畔活動的居民們告知﹐本地夏季的時候﹐偶而會看到許多小螃蟹成千上萬的爬在急流的水邊﹐或是乾脆就爬到石頭上﹐企圖越過湍急的河段。這種小螃蟹是字紋弓蟹的大眼幼蟲。這種相當驚人的集體洄游現象﹐以往僅在印度和斐濟兩地有過報導﹐在台灣尚未有人發表這種壯觀的生態景象。

 

字紋弓蟹在秀姑巒溪上溯的季節似乎相當長﹐甚至在冬季十一或是十二月間仍然有相當數量的大眼幼蟲自海中溯入河川之內。根據觀察這些冬季溯河的大眼幼蟲﹐會先在河口棲息一段相當長的時間﹐變態成為幼蟹之後數月﹐才於隔年四月間再繼續上溯河川中游。相反的﹐在夏季裡溯河的大眼幼蟲﹐很可能直接溯河進入河川﹐不做停留就直接往上游溯河。因此在許多魚苗陷阱的地方可以觀察到數量頗多的大眼幼蟲和剛變態的幼蟹。

 

秀姑巒溪以往以盛產大螃蟹著稱﹐目前也有少數捕捉毛蟹與溪蝦維生的職業漁民﹐以及不少以捕捉蝦蟹為樂的業餘村民。他們所捕捉的對象以台灣(直額)絨螯蟹為主﹐金神沼蝦和台灣沼蝦為輔。目前直額絨螯蟹的數量雖然已經不如以往豐富﹐但是在許多急流區附近的礁石灘﹐仍然有相當多的數量。職業漁民通常會先觀看水底或是河岸的石頭上﹐是否有毛蟹雙螯刮食附著性藻類所流下來的痕跡﹐以決定是否放蟹籠捕捉。

 

台灣絨螯蟹是一種僅分佈於臺灣東部的本省特有種洄游性生物。幼蟹在河川中成長約兩年即可成熟﹐生殖季節的降海洄游期為15月之間(相反的在台灣西部的日本絨螯蟹是在912月之間)。此時成蟹會順流而下﹐在河口或內灣的海域產卵﹐抱卵數約為89,000~289,000粒之多。產卵期在37月之間﹐而以67月為盛產期。親蟹在繁殖過後就會死亡﹐並不會在回到河川中生長﹐因此本種的壽命僅約23年而已。受精卵在海水中孵化後經過數度的變態後﹐大約16天後可以變態成為甲寬約為1.55mm的大眼幼蟲﹐隨即成群的上溯至淡水河川中繼續成長。在這個時候也有許多字紋弓蟹的大眼幼蟲一併的上溯﹐但是後著的體型較大﹐甲寬約有3.87mm

 

雖然目前知道﹐在每年6月至8月之間可在河口附近採集到台灣絨螯蟹的大眼幼蟲,但是比較不容易看到成群大眼幼蟲上溯的情形,只有在某些特定的日子(可能只有幾天)才可能看到,目前的了解都僅止於原住民的描述而已。目前對於這兩種蟹類的分布情形略有一些初步的了解﹐毛蟹是毫無疑問的會上溯到數十公里之遙的中央山脈山?洃p山澗之中成長﹐字紋弓蟹則僅分布在下游泛舟河段的各主支流地區而已。

 

這兩種蟹類都是雜食性而且成長快速之淡水蟹﹐係河川中的清道夫。台灣絨螯蟹成長的體型頗大﹐可長至810公分﹐約200600公克以上﹐一直是人們喜好的食物對象。字紋弓蟹雖然數量亦相當多﹐但是比較兇猛而且體型比毛蟹稍小﹐一般的人較不喜歡捕捉﹐但是仍然可以食用。近年來由於天然環境的改變﹐以及人為大量的捕捉﹐這些珍貴的蟹類數量有減少的情形。

 

除了蟹類之外,台灣洄游性淡水蝦類資源相當可觀,這些蝦類的洄游習性非常特別,也可能有許多前人所未知生態習性,因此有必要加強這一部份的研究。以我們以往的野外觀察發現,東部的淡水蝦類在冬季(農曆年之前)會成群結隊的降海。降海的蝦子以剛交配過後的母蝦為主,都是趁大白天的時候順流而下,在河口附近就可以看到抱卵的種蝦,蝦苗在海洋中成長一段時間,之後會在每天夜間漲潮的時間成群結隊的上溯,在每年五六月之間在河邊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溯河蝦苗,實在蔚為奇觀。然而這種資源的調查目前都沒有詳細的調查報告可供參考,?]此實在有必要委請專家學者加強研究。

 

五、結語

 

台灣淡水魚的資源一直都受大家的重視、因此也有相當不錯的研究基礎,但是相關的洄游性生物生態與資源研究仍舊是非常薄弱的一環。主要的原因是研究時所需要的器材與人力並非一般實驗室所能負擔,因此參與的人員一直都不多。另外也因為這項研究比起其他的生態研究更具有危險性,所以未來有必要結合更多的專家學者,同時也必須有更多研究上的支持,才能讓這項關係台灣河川生態興榮的生態研究有更光明的明天。

Aonuma, Y., 1992, Review of the genus Rhinogobius (Pisces; Gobiidae) in Taiwan. Ms. Thesis, Univ. of Rhukyus, Japan, 79pp.

 

Chen, I. S., and K. T. Shao, 1996, A taxonomic review of the gobiid of Rhinogobius Gill, 1859 from Taiwan, with descriptions of three new species. Zool. Studies 35(3):

 

Chen, I. S., C. C. Han, and L. S. Fang, 1995, A new species of freshwater goby, Schismatogobius ampluvinculus (Pisces: Gobiidae) from southern Taiwan. Zool. studies 34(3):200-205.

 

Chen, I. S., K. T. Shao, and L. S. Fang, 1996, Three new records of gobiid fish from the esturay of Tzengweng River, south-western Taiwan. Taiwan Mus. 49(1):1-5.

 

Darlington, P. J., 1966, Zoogeography: The geographical distribution of animals. John Wiley & Sons, Inc. New York, 675pp.

 

Day, Y. T., H. S. Tsao, K. H. Chang, and Y. S. Lin, 1993, Spatial and temporal changes of Formosan landlocked salmon (Oncorhynchus masou formosanus) in Chichawan stream, Taiwan. Bull.Inst. Zool; Academia Sinica 32:87-99.

 

Tsao, E. H. S., 1995, An ecological study of the habitat requirements of the Formosan landlocked Salmon (Oncorhynchus masou formosanus). Ph.D. Dissertation of Colorado State University. Fort Collins, Colorado, USA. 213pp.

 

Tzeng, C. S., 1986, Distribution of the freshwater fishes of Taiwan. Jour. Taiwan Mus., 39(2):127-146.

 

方力行、陳義雄、韓僑權, 1996, 高雄縣河川魚類誌, 高雄縣政府印行, 215.

 

王漢泉, 1985, 高屏溪魚類分佈調查, 中國水產月刊, 39224--29.

 

王漢泉, 1986, 淡水河水系魚類分佈與生態環境關係之研究, 經濟部水資會, 48.

 

台灣漁業技術顧問社, 1995, 石岡壩魚道興建可行性評估及初步規劃, 台中縣政府委託計劃報告。

 

李載鳴, 謝國正, 1996, 新段溪流域攔砂壩魚道設計之評估, 第八屆水利工程研討會論文集, 1127~1134.

 

李德旺, 1994, 南投縣河川魚類資源調查, 生物資源調查研討會論文集,91-120.

 

李德旺, 1995, 南投縣的河川魚類, 臺灣省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印行, 60.

 

李德旺、邱啟銘、蔡昕皓, 1995, 台灣中部地區河川魚類之調查(3/5, 臺灣省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八十四年度試驗研究計劃執行成果(動物組), 171196.

 

沈世傑, 曾晴賢, 周鎮傑, 1990, 鹿角坑溪取水堰魚道設置研究. 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印, 33頁。

 

沈世傑主編, 1993, 台灣魚類誌, 台灣大學動物系印行, 960.

 

汪靜明, 1993, 台中縣魚類資源, 台中縣政府, 152.

 

林弘都, 1996, 台灣地區台灣鏟頜魚族群遺傳結構之研究, 師範大學生物研究所碩士論文, 95.

 

林曜松、曹先紹、莊鈴川、戴永禔, 1993, 櫻花鉤吻鮭棲地之調查研究(1)-以七家灣溪上游、雪山溪為主, 農林廳林務局保育研究系列-82-07, 40.

 

林曜松、曾晴賢, 1985, 南仁山淡水魚類及水生無脊椎動物簡說, 內政部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 12.

 

吳清福,1997,馴化溫度及飼糧脂質對台灣鏟頜魚溫度喜好、溫度耐受性及組織極性脂質之影響,成功大學生物學研究所碩士論文,46頁。

 

邵廣昭、沈世傑、丘臺生、曾晴賢,1991, 台灣魚類之分布及其資料庫,台灣生物資源調查及資訊管理研習會論文集,173206.

 

邵廣昭、陳義雄,1994,曾文溪流域魚類相與其分布棲所之初步研究,台灣西部環境變遷與資源管理之研究:(1)曾文溪流域研究論文彙報,周昌弘主編,193-216.

 

邵廣昭主編,1996,台灣常見魚介貝類圖說(下)---魚類,台灣省漁業局印行,282.

 

後藤晃、塚本勝己、前川光司編,1996,川和海之間回游的淡水魚─生活史與進化,東海大學出版會,東京,279頁。

 

張士晃, 1994, 哈盆溪台灣鏟頜魚之族群生物學研究, 台灣大學動物研究所碩士論文, 64頁。

 

張明雄,1994,大甲溪中、下游魚類群聚研究、台灣大學動物研究所博士論文,87頁。

 

張崑雄, 詹榮桂, 鄭明修, 曾晴賢, 陳育賢, 1992, 東北角海岸風景特定區海域、溪流生態及解說資源運用之調查研究, 觀光局東北角海岸風景特定區管理處印行, 155.

 

曹先紹, 1988, 武陵農場櫻花鉤吻鮭族群分布與環境因子間關係之研究, 台灣大學動物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44.

 

莊鈴川, 1988, 櫻花鉤吻鮭 (Oncorhychus masou formosanus) 資源生物學的基礎研究, 台大漁業科學研究所碩士論文, 92.

 

陳俊宏, 1996, 台灣河川既有魚道效應評估計劃, 農委會八十五年度自然保育研究計劃執行成果簡報摘要.

 

陳義雄, 1994, 台灣產褐吻蝦虎相似種群系統分類之研究, 中山大學海洋資源所碩士論文, 112.

 

陳義雄、韓僑權、方力行, 1995, 高屏溪的洄游與河口魚類群聚, 大自然季刊, 46:44-49.

 

彭弘光, 湯弘吉, 1986, 錮魚生物學的初步研究, 台灣省水產試驗所試驗報告, 40:105-111.

 

曾晴賢, 1986, 臺灣的淡水魚類, 臺灣省教育廳自然叢書12, 194

 

曾晴賢, 1986, 欖仁溪攔砂壩之魚道規劃設計研究, 墾丁國家公園管理處保育研報33, 52頁.

 

曾晴賢, 1990, 臺灣淡水魚(I), 臺灣野生動物資源調查手冊(3), 行政院農委會印行, 145.

 

曾晴賢, 1992, 太魯閣國家公園區域內溪流動物之研究, 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印, 45.

 

曾晴賢, 1993, 保育台灣河川資源的魚道工程.新竹市國民小學教師環保教育研習營論文集. 10-18.

 

曾晴賢, 1994,秀姑巒溪河川資源保育及利用之研究.東部海岸風景特定區管理處印行, 78.

 

曾晴賢, 陳懸弧, 1995, 躍動的生命-秀姑巒溪的生物世界, 東部海岸風景特定區管理處印行, 130.(印刷中)

 

曾晴賢, 陳懸弧, 賴春福, 1992, 太魯閣國家公園砂卡礑溪溪流生態之旅. 太魯閣國家公園管理處印. 56頁.

 

曾晴賢, 詹見平, 1993, 適用於鄉土教學的台灣淡水生物.鄉土教學資源研討會論文集花蓮師院編. 72-86.

 

曾晴賢, 蕭仁傑, 1995, 秀姑巒溪洄游性魚苗溯河行為的研究, 第三屆野生動物行為研討會論文摘要, 9.

 

曾晴賢, 蕭仁傑, 1996, 以耳石技術探討大吻蝦虎的生活史, 1996年動物行為及生態研討會報告摘要, 8.

 

游祥平, 1974, 台灣產匙指蝦類之研究, 水產養殖, 22):49-58.

 

游祥平, 何平合, 1986, 台灣產絨螫蟹之研究, 博物館科學年刊, 29111-116.

 

黃娟娟, 游祥平, 1982, 台灣產淡水長臂蝦之研究, 省立博物館年刊, 25157-180.

 

詹見平, 1989, 大甲溪的魚類, 臺中縣新社鄉大林國民小學,58.( 教育部專案補助
)

 

詹見平, 1990, 大甲溪魚蝦生態調查報告, 臺中縣新社鄉大林國民小學, 49.( 教育部專案補助研究 )

 

詹見平, 1991, 大安溪的魚類生態, 中國水產月刊, 46321--61.

 

詹見平, 1992, 大甲溪生物誌, 臺中縣新社鄉大林國民小學, 111.

 

鄭明修, 詹榮桂, 馮豐隆, 曾晴賢, 楊正澤, 1994, 東北角海岸風景特定區自然生態資源調查與監測(一), 觀光局東北角海岸風景特定區管理處印行, 206.

 

鄭明修, 詹榮桂, 馮豐隆, 曾晴賢, 楊正澤, 1994, 東北角海岸風景特定區自然生態資源調查與監測(二), 觀光局東北角海岸風景特定區管理處印行, 184.

 

戴永禔, 1992, 台灣櫻花鉤吻鮭之族群生態學研究, 台灣大學動物學研究所博士論文, 121.

 

韓僑權、方力行, 1997, 台南縣河川湖泊魚類誌, 台南縣政府印行, 177.

 

韓僑權、陳義雄、方力行, 1994, 高屏溪魚族生態分布及現狀, 大自然季刊, 45:34-41.

 

 

台灣河川生態保育工程的發展與問題

清華大學生命科學系曾晴賢

 

壹、前言

 

如果我們將大地比喻為人的軀體,則河川就像是大地的血管,水則就是不斷流動的血液,它不僅帶來豐富的營養,同時也將大地的廢棄物帶走。水的不停循環與自淨的能力,讓我們有一個乾淨的生活環境。然而河川和溪水並不是無窮的資源,並不能毫無限制的摧殘,也不能隨所欲為的加以破壞。這幾年裡,我有機會到許多不同的地區和國家旅行,在一些並不是具有豐富水資源的地區,卻發現到當地的人毫不留情的在摧殘那些僅有的河川和清水。然而我也在一些水資源算是相當豐富的地區,當地的人們卻萬般的珍惜清水與河川,因此發展許許多多的親水性?u程和生活。然而後面這一些看似較理性對待河川的人們,也是曾經有過摧殘河川的經驗,只是他們反省的較早吧了!然而生活在台灣這個人人喻為寶島的我們,又是如何看待台灣的河川呢?

 

不要說早年台灣河川到處舟楫通暢的行駛於許多中下游地區,就連我小的時候那種自自然然的河川,在目前都已經不見了,或許這種現象是大家共同的感覺吧!究其原因可能都是因為人類的行為所導致的結果吧!台灣淡水河川環境的改變正逐漸的加深,然而許多的自然反撲正也隨踵而至,我們不能檢討如何順應自然,卻頑強的抵抗自然的力量,到處有人鼓吹“愚公移山”的精神,卻鮮少有人提倡“順其自然”的理念。我知道許多的人到現在都還是以冬山河整治做為台灣人治理河川成功的典範,然而我不知道要做到這種程度要付出多少的代價?我不知道為?F維持這樣的環境,我們要付出多少的心血?我也不知道冬山河是不是就從此青山永碧綠水常流了?我以前就曾經嘗試想要改造一些河川的環境,試著以人為的方法做過一些小型的棲地改善工程,也曾經為了減低人工堰堤對於洄游生物的阻礙,也試著規劃一些所謂的魚道工程。至今或許有過十餘年的經驗,希望在這次的研討會中提出來和大家分享錯誤的經驗和觀念,或許可以讓有心的朋友避免再犯這些錯誤吧!

改變河川環境的原因,大致上可以分為物理性、化學性和生物性等三大類。由於時間的關係,其中化學性和生物性的影響情形暫時不談,本文僅就物理性改變的部分做較多的說明。所謂的物理性影響原因,係指人為建造攔砂壩、攔河堰、水庫或是河川護岸工程等等所造成河川環境改變的情形。這些物理性的改變可能引起(1)水流或是水量的變化,有的時候造成部分地區的斷流現象。(2)
影響水溫──通常係降低了上游的水溫而提升了下游的水溫,阻斷魚類找尋適當水域產卵覓食的生理需求,有的時候卻也因為放流低水層的關係,導致下游水溫降低的情形。(3)減低溪床環境的多樣性,減少自然的淵瀨變化,毀壞生物原本的棲地環境。

 

根據國內外以往相關工程的經驗而言,河川水利工程對於河域生態可能的影響有;

 

1.因為施工所造成的污濁水,對於下游魚場長期間的影響。

 

2.魚場因為施工時所帶來的微細泥沙沈積時的影響。

 

3.下游水位的減低。

 

4.下游水位較大的變動。

 

5.下游河川型態(深潭和急湍)與分布位置的改變。

 

6.河川岩盤和底石的減少,生物棲息空間的變化。

 

7.高鹽度海水的入侵。

 

8.魚類溯河和降海時的障礙。

 

9.河川工事所造成的人工護岸改變魚類的生息條件等等。

 

在近年因為保育意識的提升,許多工程也逐漸關心到保育的問題上,因此就有所謂的河川保育工程的發展。其中最受大家矚目的一些河川保育工程,包括魚道的設計與建造,河川棲地改善工程和親水性河川工程等等。我們試著就這三項主題加以深入討論。

台灣河川生態保育工作最早在林務局等單位的推動之下,逐漸有相當好的成效,因此有各處的保護區之成立,以及河川中各種保育措施的工程,陸續的進行與施工,魚道設施即是一例。雖然台灣各地到目前為止已經有大約八十餘座的魚道,但是真正有效果的魚道並不多。我們曾就台灣各地的魚道進行詳細的調查與評估(事實上相同的工作有其他的專家學者也同時做了不少的工作),發覺各地的魚道都有許多極為嚴重的問題,多到我們找不到一處可以向大家介紹成功的例子,真是抱歉!

 

  台灣最早的魚道設計,應屬於日本人在1918年左右於淡水河以上南勢溪沿線所造的3∼4個魚道,由下游往上分別在桂山攔水壩、龜山路、忠治以及烏來等地均有此類設施,可惜截至目前僅剩桂山攔水壩的魚道亦因年久自然毀損而於前幾年重新按舊設計整修,其餘的均因壩堤二次改建後遭廢置了。然而這個魚道虛有其表而毫無利用之實。

 

  十餘年前,林務局在南勢溪上游各地,以及水利局在北勢溪上游陸續建立幾處魚道的設施,帶動了本省各地魚道設計的風潮。可惜這些早年的魚道設計因為參考之資料相當有限,大都只是仿美日等溫帶地區國家常用做為鮭鱒類所用的魚道設計觀念,因此對本省淡水魚類而言,使用上仍有不方便之處。理論上我們應當首先了解當地魚類的特性,再針對各種魚類的習性加以規劃,方能將魚道造的適合當地魚類所需,否則誠屬可惜!因此這些設施的基本問題則是我們這些從事河川生態研究工作者所應當檢討的,因為我們沒有任何的資料提供當時的工程單位?粥悁牷C

 

這幾年各相關工程單位積極引進新的魚道設計技術和觀念,因此近年來所建造之魚道日漸精良,但是有關的效益是否有所提升,均未有過相關的調查分析與評估。因此每每有人想要徵詢現有哪一個是值得推介之魚道,實有相當的困難。雖然台灣目前即將施工中之魚道設計已應用一些較新之觀念,但是對於以往舊有魚道的優缺點未能有詳細的分析評估,可能還是不易將台灣的這項河川生態保育工程推向另一個新的紀元。

 

  雖然近年來各地有一些魚道、魚梯的設計,逐漸改善了這種阻隔的障礙,但是因為基本資料的不足,設計和施工仍未能完全發揮其功能。有一些魚類在上游產卵,卵會順著水流而下,如果水流太緩,則會降低其活存率。甚至魚卵在較深的水庫區中,會沈到較冷、較深的水庫底,或是被埋到水庫底的沈積淤泥之中而大量的死亡。我們砍伐河岸的植物或是開墾性活動如抽砂、河川地耕作等等,會增加河川的淤泥,可能汙染魚類的產卵場或毀去了魚類賴以為生的底棲性生物,如水生昆蟲和藻類等。混濁度之增加也會對一些表層掠食性的魚類造成威脅,因為?躟惆阻而更加不易捕獲食物。

 

本省各地數十條河川裡,因各種給水,蓄水、發電、灌溉、娛樂、防洪或是水土保持等不同的目的,興建有數千座的攔水壩、攔砂壩或是堰堤、水庫。這些人工構造物之興築,大都會對於河川生態造成莫大的衝擊,其中之一即為阻絕了魚類的洄游。早年(日據時代)為了保護珍貴的河川資源,許多的河川工程(電力株式會社所設的發電廠水壩)均特別設置有魚道的設施,以供珍貴的洄游性魚類(鰻魚、香魚等等)及蝦蟹(長腳大蝦及毛蟹等等)度過這些人工障礙物。這些設施不僅真正做到資源保護的工作,同時也樹立了環保教育的好形象。

 

光復後這項河川保育工程停頓甚久,一直到近十餘年來,才逐漸在各相關單位之重視之下,部份堰堤陸續設了魚道設施,或是在規劃前即考慮加設魚道之設施,再再顯示國人對魚道功能的重視。目前林務局、山地農牧局(水土保持局前身)、水利局、水庫管理局、國家公園管理處等單位,分別在全省各地河川,設計與建造了數十座魚道。但是一般國人尚未能知曉魚道的現況及其真正效益。許多魚道的設計亦因缺乏經驗及參考資料,缺失甚多而且無法改善。1990年於日本舉辨了第一屆國際魚道研討會,更說明魚道在河川資源保育以及環境保護等工作上,具有極大的價值及重要性。1995年更又舉辦第二屆國際魚道會議,加緊推動相關的工程研究。因此,儘早收集本省各有關之魚道設計資料,並進行初步效益評估,將有助於日後類似工程設計之水準提升,亦將有助於推廣河川環境教育。

 

在以往我們所調查過的台灣各地魚道設施而言,現有的數十座魚道之中,除了極少數還算是能夠發揮功能之外,大部分的魚道都有許多共同的缺點,甚至有一半左右的魚道已經毀壞或是近於毀壞的程度。就整體的問題來分析,大致上發現本省現有魚道的問題包括有;

 

一、生態性問題;

 

1)魚道設計的適用對象不恰當;本省大部分的魚道都是參考教科書的範例,而以寒帶性的洄游性生物為對象魚,完全忽略亞熱帶洄游性魚類的不同需求。因此千篇一率的設計基準並未見到有不同生態需求的考量,例如河川上中下游不同河段中的洄游性生物,會因為種類和體型大小的不同,所需要的水理條件基準有很大的差別,但是幾乎沒有一個魚道考慮到這些問題。例如雙溪貢寮取水堰與知本攔河堰的魚道,主要都是小型洄游性蝦虎和?蟑]是最主要的使用魚種,坪林攔河堰是小型香魚和鯉科魚類幼苗為最主要使用的對象,但是這些魚道的落差和水理條件都是用大型魚類的標準來設計的,因此使用上極為不便。

 

2()同一魚道缺乏可供不同魚類使用的多重考量;大部分的魚道都只是單一規格,幾乎都是給跳躍性或是游泳能力極強的種類使用,對於那些攀爬性或是黏貼性的生物種類較不易使用現有的魚道,例如平鰭鰍類、鰍類、蝦虎、鰻魚和蝦蟹類等等,運動的方式不同於一般的鯉科魚類,因此應當有特殊的魚道模式。

 

二、工程設計問題;

 

1)堰堤主體工程設計上的問題;有許多攔砂壩或是攔河堰本身結構有問題,因此颱風侵襲之後,連帶造成附屬魚道工程一併被摧毀。以今年賀伯颱風侵襲苗栗縣為例,後龍溪上游的十餘座魚道無一倖免的全數毀壞。

 

2)魚道配置未能和主體工程配合;有的魚道只設在主壩的地方,而副壩卻沒有魚道。例如仁澤防砂壩副設魚道工程、七家灣溪簡易魚道設施的例子,都沒有一併考慮副壩也需要魚道的問題。

 

3)魚道的擺設位置和主水流方向不同;這個問題是極普遍的現象,主要的原因有的時候是因為設計者忽略當地水文特性,有的時候是因為忽略魚道引水的考慮。甚至是因為壩體結構工程本身不平,或是水流逐漸切割壩體形成缺刻之後,主水流不往魚道的方向流過。魚道這種情形普遍的造成魚道缺水。這個問題也因為台灣河川流心的不確定性,造成許多設計者規劃時的困難,或許這就是挑戰吧!

 

4)魚道進水口堵塞;由於流木或是砂石的堆積造成進水口淤積或是堵塞,同時又缺乏清理保全,因此魚道功能就此荒廢,桶後溪、烏石坑溪、楓港溪雙流森林遊樂區與知本溪等地的魚道都有同樣的問題。這點問題其實是管理上的缺失、但是也可以用工程手法加以克服。有一些魚道因為進水口的高度和水位線有相當大的落差,因此只有在某一個程度的高水位才有足夠的水流經魚道內,因此大部分的時候魚道都是乾枯的,例如雙流森林遊樂?洈熙蝴D。

 

5)出水口位置佈置不當;許多的出水口位置並不能適當吸引魚類的聚集,許多魚類找不到真正的魚道入口,因而迷失於攔砂壩或是攔河堰之下。這種問題在各地魚道都存在,例如粗坑壩、鹿角坑溪攔水堰、貢寮攔河堰、桶後溪各地攔砂壩、烏石坑溪攔砂壩等等附設的魚道都有這類的問題。這種問題也經常發生在一些增設魚道的堰堤之上,因此如何改善缺失正是大家努力的地方。

 

6)魚道內水理條件欠佳;例如水流過快、泡沫過多、休息場所的缺乏等等。例如南湖溪、烏石坑溪和桶後溪等地的攔砂壩附設魚道,大都有類似的問題。

 

7)魚道結構未能考量到洪水衝擊的可能性;魚道結構直接暴露主水流的位置,在洪水期經常遭受到流木或是砂石的撞擊而毀壞。例如南庄東河的幾座魚道,都因此而損毀。也許我們未來應當考慮考慮就將魚道建成粗壯而有淤沙或是有許多石頭堆積的樣子,避免直接做成過份精細的結構。的

 

8)魚道保全與管理的欠缺;大部分的魚道因為缺乏水流量調節措施,甚至是有調節措施也不用(例如鹿角坑溪攔水堰魚道和粗坑壩附設魚道),因此許多時候都是缺乏水流的狀況。魚道內的淤砂或積土都沒有清除(貢寮攔水壩附設魚道),毀壞的隔壁也都沒有修理(南湖溪魚道)。

 

9)管理法令的缺乏;由於缺乏相關法令的限制,對於這類最需要管理的設備都無法限制人類的活動,因此魚道內經常有人趁機擺設陷阱捕魚(桶後溪魚道),或是在魚道附近釣魚(粗坑壩魚道),影響魚類的溯河意願。

 

10)設計概念的過於保守與缺乏新知;本省現有的魚道設計大都是水利或是土木工程師所設計,他們所能參考的資料有限,因此大部分的設計都還是傳統第一代的設計概念,許多新的革命性觀念與設計實例都缺乏認識。大部分的設計者沒有機會到國外實際參觀考察,國內也缺乏相關工程規劃研討的機會,因此進步相當有限。甚至有許多規劃中的案例,都還是採用逐漸被淘汰的設計觀念。

 

綜括以上的分析和實際調查本省現有已經使用中的魚道(不包括興建中的魚道),很不幸的我們實在找不到一座可以當做示範性的魚道,因此我們還是有必要將一些設計的必要概念重新灌輸給相關的設計人員。當然,在我們所造訪的幾個相當有經驗的設計工程師的過程之中,我們的確發現他們的設計概念已經有了相當程度的進步,如果相關單位還能夠加以輔導的話,或許未來的設計將會有長足的進步。

 

然而在整體研究的結論裡,我們發現所有的工程規劃設計與施工,都是非常容易可以克服的問題,所有的缺失都很容易改正。但是對於所有設計人員而言,最大的問題卻是本省洄游性生物基本生態資料的缺乏。沒有相關的資訊可以提供設計基準的對象魚種、洄游季節、游泳能力、活動週期、生理需求(例如集集攔河堰附設魚道需要魚類對於光線的需求資料)等等基本生態資料。因此所能設計的基準沒有辦法做任何的調整,這個問題一直是本省魚道工程發展上的一大瓶頸,未來所有的努力應當以此為優先才對。

 

 

  1. 河川棲地改善與親水性護岸工程的發展與問題
 

除了河川內的魚道工程之外,國內有許多的河川棲地改善工程的經驗,例如外雙溪、七家灣溪、大甲溪等地都有過直接以改善魚類棲地為目的的研究經驗。然而除了極少部分的研究性價值之外,真正有過評估說明得到正面效果的例子還不多。綜觀各地的研究與實際施工的經驗而言,本省的河川棲地改善的模式主要有兩種方式;

 

  1. 直接挖掘深潭的方式,雖然費用較低,也不必在河川中增加任何設施,但是只要有一場大水,就可能填滿所挖的深潭。所能維持的效果通常較短暫。
 
  1. 以各種壩工的方法,藉由築堤或是設壩的方式,達到抬高水位、束制河道、增加流速或是刷深下游河道的目的。
 
  1. 工程經費相當龐大,許多的人都質疑單純進行棲地改善所花費的成本與實際效益之間根本不成比例。這種狀況在國外大都是趁著其他相關工程,例如河岸道路或是護岸工程進行的時候,同時藉助施工中的重機器進行河川棲地改善工作以減少成本。
  2. 工程本體在河川中過份突兀,和自然環境不協調。主要是有一些棲地改善大量使用水泥、鋼材、輪胎或是構築蛇籠等等,同時也劇烈改變原有河川地貌,因此受到許多人的指摘,尤其是那些喜歡照相的朋友。
  3. 工程本體是否可以維持一定的時間,尤其是在台灣這種颱風洪水週期性肆虐的天然河川,正是一項嚴格的考驗。以往幾項大型的棲地改善工程,經常在颱風過後就完全被摧毀,或者被壞的七零八落,損壞的結構體反而成了醜惡的象徵。
  4. 大部分的工程並未能夠真正達到改善棲地的功能,少數有所謂評估的實驗也僅有簡單的定性描述,而缺乏具體量化的數據說明效益程度。
  5. 許多的棲地實驗地選擇在相當自然的河段裡進行,有點畫蛇添足的味道,反而不能彰顯其效果。根據國外相關專家的建議,認為自然河川本來就不應該加以做任何的限制性棲地改善工程,反而是應該考慮在人類活動密集的都市型河川,或是有劇烈河川工事的地區進行棲地改善才有意義。
 

未來我們如何作好河川棲地改善的工作,事實上應當多了解自然河川的形成原因,儘量配合自然河川形成深潭或是急瀨的條件,不要勉強自然而應當順乎自然。例如自然河川能夠形成深潭的位置,通常需要有岩盤的配合,不管岩盤是在底部或是側邊,水流經過的時候自然就會因為淘蝕的關係,形成各種不同的深潭。自然的河川必須有連續性的深潭與急瀨的相互交替,方能成為一個完整的生態單元。

 

除此之外,最好以自然的材料,例如天然石塊(當然不能以鋼索五花大綁的方式固定)或是木材樹枝,都是比較好的自然材料。有許多國家甚至是利用樹脂材料以模擬自然環境的方式去塑造棲地,隨後又因為藻類的覆蓋,幾乎可以達到以假亂真的程度。雖然這種高成本的工作讓人讚嘆,但是是否具有長時間的維持效果還是讓人擔心,因此自然材料的使用可能最能讓人接受。

 

未來也有許多的地方將會繼續進行所謂的棲地改善,但是並非每一個地方都適合做這樣的工程,如何事先的評估可能變得非常重要,例如儘量避免在原本就相當自然的地方施工,儘量以高度人工化的河段做選擇對象,配合各項正在進行中的河川工程做局部性的棲地改善,以減少成本的支出,或許這樣的規劃較能夠讓一般的民眾接受,否則每每要花上幾十萬甚至上百萬的棲地改善工程,如果僅能增加幾十尾的魚群數量,不被罵死才怪!

 

除了河道內的棲地改善工作之外,台灣目前也如火如荼的進行所謂的親水性河川護岸工程建設,然而許多的地方都還只是實驗階段,或者只能說是樣板階段。根本上台灣目前各地的河川護岸工程,對於生態的迫害簡直不敢想像的嚴重。最近我在台北縣的雙溪沿線,到處看到地方政府和公路單位,幾乎將北台灣僅剩的一條最漂亮溪流完全做成台灣平原區常見的灌溉溝渠,兩岸青翠扶疏的自然護岸變成醜陋的水泥堤岸,自然宛延而具有多樣性的溪流河道竟然變成一條平直的排水溝,我不知道這些始作庸者的原本居心如何?但是我知道未來這裡將會喪失許多大家原本極容易親近?漱藽銦A連帶的這裡將不會再有許多漂亮的野薑花,也不會有滿天揮舞的蜻蜓和螢火蟲,再也不會吸引人們前來垂釣,因為魚類將會逐漸的減少,再也不會有人到此夜遊點燈捉蝦,因為河岸根本沒有蝦子可以躲藏的地方了。

 

其實如果將上述雙溪河川整治的狀況和蘭嶼野溪整治的狀況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因為後者的整治方式竟然是連溪底都可以打上混凝土,也許只差沒有貼瓷磚罷了!我不知道是否政府的錢真的多到花不完,各位真正從事保育的朋友可能不知道任何一條小小的野溪整治的經費,可能比政府編列給全國從事保育研究工作的經費還要多,看到那種真會讓人昏倒的工程,或許你就會明白工程勢力的龐大和可怕!反而保育工作者整天叫的很大聲,卻沒有什麼作用,因為保育研究經費越編越少,我都開始擔心一些積極籌設中的保育相關科系如果大量的培養畢業生,未來他們將如何?鋮儩A合的工作呢?各位可能不知道蘭嶼的一些短短的野溪有多麼豐富的水生動物,這裡的溪流是全中國(包括中國大陸)唯一具有馬來亞區系的熱帶水生動物樂園,如今他就這樣毀在一個無知的工程單位手中,怎不能叫人心痛!

 

去年台東市郊的太平溪河口段因為工程單位堅持整治的關係,縱使許多保育團體和人士的高聲疾呼,還是抵不過工程人員一句“如果河水淹到人民財產的時候怎麼辦?”的話。如今河口經常可以見到的遷徙性候鳥不見了,只留下一段讓許多附近居民傷心的臭水溝。沒有多少人願意再到這裡散步,因為這裡已經缺乏生命的感覺了。

 

本省各地的平原溝渠一直都在做各項的農業水利工事,就連最純樸的宜蘭縣鄉下也難逃這種命運。許多原本可以捉蝦摸蜆的水溝一段段的消失,許多原本棲息著各式各樣小魚兒的水溝也步上消失的命運。雖然許多農業水利專家堅持為了珍惜寶貴的水資源,必須以最有效率的水泥灌渠構築灌溉系統。然而卻也因為這樣的堅持讓台灣原本自自然然的小水溝一條條的消失在我們的眼前。我們可能在目前對於這樣的工程毫無感覺,但是我相信不久的將來我們就會後悔了,因為我們將會由於喪失了許多兒時記憶中的親切生物和活動場所而感到悲傷,然後再想辦法彌補這樣的錯誤。這?邞犒L程我也在一些先進國家中找到類似的例子,例如日本各地都有許多將原本構築的相當堅固的水泥溝渠敲掉,重新建造以往那種我們所熟悉的親水性河川。他們也發現到水利需求實際上是可以和生態保育並存的,因此積極的改善那種我們正在努力進行的工程模式。我不知道為什麼國內的水利專家怎麼還不能看出來我們目前所作的事情,早已經是大家所公認會後悔的問題呢?

 

雖然我知道國內許多工程單位早就有許多有新的人士,積極的引進各項所謂的多自然型河川工法或是近自然河川工法,引進一些較新的觀念和技術,並且翻譯出版一些相關手冊並且選擇一些地區在做試驗工程。他們的用心是值得我們敬佩的,但是整個觀念的推廣速度似乎還是不夠快,因為有許多溪流幾乎是命在旦夕。希望有心的工程師朋友將這些觀念儘快的傳達到基層設計人員的手上,或許那個時候台灣的溪流才有救。

 

總之,台灣如果沒有自自然然的溪流,她將會是有如哭槁的行屍走肉一般,沒有任何的生氣。反之,如果我們可以留有一些屬於自然的河川,那才像是一個血脈通暢的健康人,這樣的選擇可能就在你我一念之間。